作者:冷冷滴枫
字数:9909
首发:PIXIV(id=13779209)


  宁荣荣缓步走在学校的走廊内,依旧是一袭白衣长裙的装束,如银装素裹的
高山雪莲,让人望而不敢生出亵渎之心。刚好路过的史莱姆学生们见到她顿时脸
上露出些崇拜而兴奋的表情,热情地对她打了声招呼。宁荣荣微笑着挥挥手礼貌
回应,然而眉宇间却似乎有股难以察觉的痛苦之色。待学生走远后,她才扶着墙
壁粗重地喘息起来,眼神略有些迷离,捂着自己的小腹似乎在艰难地忍耐着什么,
只瞧见从微微颤抖的大腿根部流出了丝丝晶莹的蜜水。

  若从她所站立的地面视角往上看去,便能饱览宁荣荣裙底的无限春光。她的
私密之处竟然没有半分遮蔽,粉嫩鲜美的肉鲍已经洪水泛滥湿得不像样子,湿漉
漉的蜜穴口被只揉成团的黑色臭袜子堵住,流出的淫水已经将其完全浸湿,而从
宁荣荣的下体里面仿佛能听到轻微的「嗡嗡嗡」震响,看起来就是造成她痛苦兼
快感不已的来源。

  宁荣荣慢慢地挺直腰杆向教室里走去,小穴里最大档的震动跳蛋玩弄得她连
走路都倍感艰难,每一步迈出都让塞进阴道深处的跳蛋不断挤压摩擦着敏感的腔
壁,弄得她又喷溅出了不少淫水,「呼……呼……」宁荣荣艰难地抿着嘴唇忍耐,
走到教室门口时在此深呼吸了几次,然后来到讲台前,进行今天的授课。

  「同学们,今天的课程……唔!……是关于魂环年限的选择,大家应该都知
道魂师每个级别所能吸收的魂环都是有上限的……唔!……玉小刚老师在教材里
提及过这方面的研究……唔啊!」宁荣荣讲课没多久就被穴里的跳蛋玩弄得满面
潮红,她在讲台后咬牙努力忍耐着激烈的快感,身体微微颤抖着,浑身都布满了
香汗。

  有些学生在台下瞟着宁荣荣的脸红样子窃窃私语起来,毕竟史莱姆学院内最
近也有了些奇怪的传闻,比如说之前在学院外的小树林里有人看到有身材火辣的
裸女跑过;最近小舞老师好像经常夜不归宿,且第二天衣衫不整,甚至偶尔能从
她身上闻到淡淡的精液臭味;朱竹清老师则是被人发现她的膝盖时而磨损得红肿,
而且走路的时候会不自觉地扭起性感的屁股,让人看得直流口水……这些令人浮
想联翩的无限遐想让学生们躁动不已,但谁也不敢明着说出来,只能在心底暗暗
意淫。

  此时宁荣荣脸红得像是发烧般,她今天的装束实际上十分轻薄,当浸湿了汗
水的洁白长裙紧紧裹住她的娇躯,隐于其下的身材曲线便被勾勒了出来。宁荣荣
的上半身内里是几乎完全真空的,丰满的乳房上只有两片单薄的乳贴遮掩住乳头
的位置,但当宁荣荣感到兴奋之时,激凸起来的乳头反而更加具有诱惑力,台下
的学生紧紧地盯住她胸前隐隐约约的两点透视,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不……不好意思,老师今天身体不舒服……下课!」宁荣荣难以忍受学生
们的炽热视线,低垂着脑袋羞喊道,香汗淋漓的她不仅连乳头明显地凸了出来,
就连胸部也被衣裙给裹住,露出其下诱人的雪白肌肤。宁荣荣感到羞耻至极,说
了声下课之后她匆忙地小跑着在学生们异样而炽热的目光中离开了教室……

  在宁荣荣的私人办公室内,坐着位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男人,他相貌丑陋、
尖嘴猴腮,与这装潢豪华又不失高雅的地方格格不入。王二狗的目光随意扫视着
室内陈列的各式美轮美奂的精致艺术品,内心里不禁感叹道七宝琉璃宗确实财大
气粗,即使是在学院的办公室内也放了这么多价值连城的宝物。

  而此时这个办公室的主人正跪在他的脚边,摇着她圆润的诱人屁股,满心期
待地等着接受主人的调教。「荣奴,把你的骚屄露出来。」王二狗吊儿郎当地翘
着二郎腿,对宁荣荣命令道,她闻言赶紧从地上爬起,脸上浮现出了羞红的痴醉
表情,肉肉的性感双腿向外侧岔开,用两手轻轻掰开下体已经湿漉漉的蜜穴,穴
口还塞着揉成团的臭袜子,湿得都能拧出不少的淫水来 .「嘿嘿嘿,真是淫荡啊,
荣奴,竟然出了这么多水~ 来,张嘴吃进去,好好尝尝自己的水是什么味道的~ 」
王二狗用手指捏住宁荣荣下体里湿透了的的臭袜子,将其塞入她的嘴巴里面,坏
笑着命令她把臭袜子含进去,「唔唔唔……」宁荣荣含着嘴里的臭袜子,里面涩
涩的淫水和脚汗全部被挤压出来,流进她的喉咙里面。

  不断饮用着自己淫水的宁荣荣脸色愈加羞红,本就已经发情的身体更是热得
滚烫起来,她用舌头推搡搅拌着腔内,发出「咕噜咕噜」的淫靡声音,下体如小
溪般流淌的淫水更为泛滥,在两脚之间的地板上缓缓积蓄了一滩小水洼。

  王二狗瞅见宁荣荣的下贱姿态嘿嘿淫笑,将她嘴里的臭袜子取出来,放在她
的鼻子前晃悠两下,出言羞辱道:「荣奴~ 主人几天没洗的臭袜子这么好吃吗?
能让你这头发情的母猪吃得那么享受。」宁荣荣脸红得厉害,但是依然摆出副十
分卑贱的模样,鼓起的腮帮子来回地左右蠕动,不停地咀嚼着嘴里的臭袜子,毫
无羞耻之心地娇媚应道:「是……母猪最喜欢主人的味道了,荣奴就是只发情的
下贱母猪~ 」

  「哈哈哈哈哈哈……」王二狗仰头大笑着把臭袜子从她嘴里取出来,随后手
掌压住宁荣荣的额头,用大拇指将她的鼻子翻起,露出了黑洞洞的两个耻人鼻孔,
「既然这样,就让下贱的荣奴彻底堕落成便器母猪好了,先给我好好学猪叫吧!」
听到自己要被调教成母猪的宁荣荣兴奋到了极点,她马上拱着鼻子耸动,学着母
猪的样子「哼哼」地发出低沉的闷响,再次将王二狗给逗笑了。

  紧接着王二狗舒服地瘫坐在椅子上,命令宁荣荣给他舔脚,于是一心想要成
为主人专属母猪的宁荣荣跪在地上,将脑袋深深地埋下去,紧贴着地板,伸出舌
头在王二狗的脚背上舔舐起来,「吸溜~ 吸溜~ 」她左右晃悠着脑袋,舌头从足
背缓缓地滑到脚趾,然后用舌尖撬进趾缝之中,将里面的污秽都清理干净。经过
长期调教的宁荣荣对于给主人舔脚的行为已经熟能生巧,侍奉得王二狗「唔哼」
地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将两只脚都清理干净以后,宁荣荣例行奴隶的礼仪,低下头在王二狗的足背
上亲吻了三下,然后才恭敬地用手捧起他的大脚,手指轻轻揉搓主人脚底的穴位
做按摩,让积蓄的疲劳释放出去。宁荣荣脸红地兴奋不已,接着将脸蛋紧紧贴住
王二狗的脚底,用光滑的俏脸当抹脚布给主人擦脚作收尾,「唔唔唔……」她感
受着王二狗足底传来的温热和粗糙触感,不停地将他足底的酸涩脚汗味吸入鼻子,
这样下贱的服侍让她感受到了极度的羞辱和快感,不禁享受着发出了轻声的呜咽,
从湿漉漉的蜜穴里面流出了许多的淫水,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

  「行了你这头母猪,要闻主人的脚闻到什么时候。」王二狗用脚轻轻推开宁
荣荣的脸颊责骂道,然后将刚刚从宁荣荣腔内取出来的湿臭袜子往远处一抛,并
让她捡回来。宁荣荣扭头撒开脚丫子往袜子处小跑去,很快地就用嘴将袜子给叼
了回来,谁知王二狗十分不满地将袜子再度抛出,并对着宁荣荣骂道:「你这头
笨母猪!母猪有你跑得那么快吗?给我边学猪叫边扭着屁股慢慢爬!」

  知错的宁荣荣赶紧对着王二狗作土下座姿势跪着连连道歉,然后整个身子压
到最低,膝盖也不敢抬高地用脚尖蹬着往袜子处缓步挪动,她努力地塌下腰,让
圆润的雪白屁股翘起,对着王二狗露出湿透了的小粉穴,边用手臂前肢挪动着缓
缓爬行,边款款地摇动屁股取悦主人,「哼~ 哼~ 」宁荣荣羞耻地学着母猪的叫
唤声,已经完全代入了母猪的角色里面,最后她爬到袜子处,低头用鼻子和嘟起
的嘴巴将臭袜子夹住,摆出十分下贱的母猪面孔将袜子带了回来,这才让王二狗
坏笑着点头感到满意极了。

  「那么现在就进行真正的母猪调教吧,让主人先检查一下你有没有完成主人
交代的任务~ 」王二狗嘿嘿淫笑着说道,宁荣荣闻言脸上浮现出羞耻之色,将双
腿岔开像螃蟹般半蹲着,两条手臂抱在脑后,将腋下的模样完全展现了出来。

  呈现在王二狗眼前的是,宁荣荣的腋窝处竟然长满了茂密的腋毛,他坏笑着
将脸贴近过去轻轻嗅闻一下,马上就有股涩涩的腋臭味道直冲鼻间,让他满意极
了,「看来有每天使用毛发滋养精油啊,正在散发出色情的母猪腋臭呢~ 」宁荣
荣闻言脸红到了极点,对于爱美的少女来说,黝黑浓密还散发出浓郁体味的腋毛
无疑极大扭曲了雪白娇躯带来的美感,让她感到羞耻至极,但又为自己正越来越
像头母猪的样子而兴奋不已。

  王二狗伸手拔下一撮腋毛塞进宁荣荣的嘴里,坏笑着命令道:「母猪,尝尝
你的腋毛是什么味道的。」宁荣荣脸红地含住嘴里卷曲的纤细腋毛吸吮起来,顿
时从嘴里流入股酸臭的腋下味道,让她兴奋地浑身微微颤抖着,完全进入发情状
态了。

  王二狗嘿嘿直笑,他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让宁荣荣只要闻到腋臭和精液臭
就会兴奋到不行地变成下贱淫乱的发情母猪,接下来就是对她的鼻孔进行更进一
步的窒息闷绝调教。

  发情的宁荣荣被抱到了沙发上,王二狗用漆黑皮带将她的手臂拘束在扶手处,
呈开M字分开她的双腿,然后拿起一个像防毒面具般的全封闭黑色橡胶面罩,将
其戴在了宁荣荣的头上。黑色面罩上只通过透明镜片看见宁荣荣的两只眼睛,面
罩的嘴巴处连着根密闭的通气软管,被王二狗用Y形的分叉透明软管接续上,将
分叉的两头用吸气罩套住,并置于宁荣荣的腋窝处。

  王二狗关上了通气的阀门,橡胶面罩马上瘪了下去,紧紧地贴住了宁荣荣的
脸颊,失去了氧气来源的她几分钟后很快就浑身微微颤抖起来,眼神中开始浮现
出惊恐,脸部也开始出现了铁青的颜色,「呜呜呜呜!!」宁荣荣拼命地晃着脑
袋,大脑已经渐渐缺氧了,快要窒息的她对着王二狗发出求救的信号,然而通气
阀门却迟迟没有打开。

  「咕唔唔唔唔唔!!」宁荣荣的身体开始激烈地痉挛,瞳孔也渐渐消失出现
了大片的眼白,王二狗见状赶紧打开了阀门,让空气流通进去,于是宁荣荣腋窝
处充满了酸涩腋臭的味道一股脑地全部涌入进她的鼻子里,接近窒息的宁荣荣贪
婪用力地猛吸着气,浓郁至极的色情体味直扑鼻间,熏得她不可抑制地再度发情
起来,快要缺氧的大脑还没有恢复过来,结果马上就被兴奋的快感淹没掉,变得
彻底玩坏了。

  宁荣荣的身体爆发出了高潮,她爽得腰部不自觉地弓起,浑身激烈地颤抖着,
从小穴里开始疯狂地喷溅出大量的淫水,「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快感
摧毁的她爽得翻起白眼,淫水喷得足足有半米之高,洒落得地板上到处都是,持
续了许久,连王二狗都忍不住淫笑着夸赞宁荣荣如鲸鱼喷水般的淫荡身体。

  高潮过后的宁荣荣粗重地喘息着气,她脸色十分红润,鼻子前还飘散着腋臭
的味道,让她的小穴还在持续不停地流出着水,没等她休息几下,王二狗又嘿嘿
坏笑着关掉了阀门,让宁荣荣再次失去了吸氧的渠道,「不……哈啊……」瘪下
来的橡胶面罩堵住了宁荣荣的小嘴让她发不出声音来,很快窒息的痛苦又袭击了
她。

  这次王二狗也心痒难耐地骑上了宁荣荣的身体,将肉棒置于她的饱满美乳之
间,双手握着她的鼓胀乳房开始给自己进行乳交,失去了许多体力的宁荣荣很快
又再次变得脸色铁青,呜咽着不停地求饶起来,王二狗打开阀门,让腋臭再次充
斥进她的鼻孔里,变成完全发情的淫荡母猪,如此往复地进行调教,让宁荣荣的
鼻孔被开发得对腋臭产生条件反射,渐渐习惯于腋臭的味道。

  而王二狗在调教之中也狠狠地蹂躏着宁荣荣的巨乳,两颗乳头被左右来回拉
扯,他的肉棒也在快速抽插开垦着宁荣荣的乳沟,将宁荣荣的乳头玩弄得梆硬之
后,王二狗又抬起手来对着她的柔软乳房用力地拍打下去,不停地抽她的奶光,
还用「母猪!母猪!」的下流词汇羞辱着她。

  经过好几次的窒息闷绝调教之后,宁荣荣已经崩坏成两眼翻起、羞耻的阿黑
颜样子了,她的双腿之间不仅流出了许多的淫水,还散发出淡淡的尿骚味,在数
次的激烈高潮之中也彻底失禁了。王二狗往前挪移几下,坏笑着摘下宁荣荣脸上
的橡胶面罩,将肉棒抵在她的鼻子间让她用力地嗅闻。

  「是……主人的肉棒味道……臭臭的……荣奴好喜欢……啊啊啊啊~ 又……
又要去了!!」宁荣荣在肉棒的浓厚臭味下被刺激得再次高潮起来,放声地浪叫
着从下体里射出了道淫靡的水柱,王二狗见状嘿嘿直笑,用她的雪白美乳用力地
推揉挤压着自己的肉棒,在舒服到极点的乳交之中将浓稠的滚烫精液射进了宁荣
荣的鼻孔里,让她彻彻底底地陷入无可遏制的发情中,颜面崩坏地吐出着小舌,
腔内的涎液不停地从嘴角滴落下来。

  许久过后,宁荣荣才从失神状态恢复过来,经过了闷绝窒息调教的她已经变
得享受嗅闻腋窝、肉棒和精液的味道,随时随地都会陷入大脑空白的发情状态,
王二狗给宁荣荣的腋窝味道取名为「母猪腋臭」,意思是宁荣荣只要闻到腋臭就
会变成下流的淫荡母猪,「来,母猪,主人赏你专属的母猪装饰。」王二狗坏笑
着掏出个金属鼻钩递给了宁荣荣,银质的鼻钩后牵着条黑色皮带,可以轻松地扣
在脑后。

  中午的调教时间差不多要过去了,王二狗转身离开了宁荣荣的私人办公室,
出门前还不忘提醒她每天都要记得使用毛发滋养精油。

  在王二狗走后,宁荣荣并没有急着穿上长裙,而是学着母猪爬行的样子来到
了全身镜前,用食指向上推起自己的鼻头,将羞人的黑洞洞鼻孔完全地暴露了出
来,她脸红地仔细观察着自己鼻孔内的模样,粉嫩的鼻腔肉壁上长满了羞耻而浓
密的纤细鼻毛,与这张光滑得像是用牛奶浸泡过的白皙俏脸格格不入,带来了极
度反差的堕落羞辱感。宁荣荣兴奋地对着镜子咧嘴痴笑扮作母猪的样子,两只手
皆摆出胜利的剪刀手姿势将唇角和鼻孔撑开,在镜子里反射出极为羞耻的丑态。

  「荣奴要变成母猪了……啊~ 」宁荣荣在羞耻和堕落快感的交织下兴奋到了
极点,她将王二狗赐予的专属鼻钩戴上,看着镜子里的耻人模样将手指伸入进淫
穴里面开始自慰起来,同时将脑袋贴近自己的腋下,疯狂嗅闻着色情的母猪腋臭,
很快就沉迷在了母猪的角色里面,在放荡的浪声娇喘之中止不住地高潮了……

  时间转瞬间来到了下午,在史莱姆学院的教学楼内,此时学院的学生们还在
上着课,而就在他们上课教室外的走廊里,正展现着一副十分淫靡的景象:他们
尊敬的宁荣荣老师此时身上没有半片布料,脸上还戴着鼻钩,被个丑陋的尖嘴猴
腮男人用绳子牵着,在走廊里学作母猪的样子爬行着。

  宁荣荣听着教室内的对答声音,正在赤裸露出爬行的她越发地觉得羞耻无比,
甫一缓下脚步,她的雪白屁股就挨上了狠狠的一记鞭子,留下了清晰的红印,
「赶紧爬,你这头母猪!是不是想让学生们都看见你这下贱的样子!」宁荣荣痛
叫了一声,不敢再胡思乱想,用脚尖和手臂前肢撑着,手脚并用地往前爬去,她
臀缝之间的肉鲍已经兴奋地流出了蜜水,不停地滴落在地上。

  王二狗最后牵着宁荣荣来到了同层的男厕所里面,然后将她塞进小便池里,
两条大白腿完全岔开,粉藕般的手臂则是固定在脑袋两侧的墙壁上,将宁荣荣做
成了人肉便斗。紧接着王二狗释放出他神级的实力,对着学院内的所有人使用了
第五魂技——催眠暗示,使得所有的学生都会在潜意识里自动忽视掉宁荣荣的存
在。

  很快下课铃响起,男学生们纷纷来到厕所里小解,宁荣荣只觉眼前的人影急
不可耐地解开裤衩,将散发着浓郁雄性臭味的鸡巴怼到了她的面前,那味道直扑
鼻间,让宁荣荣不可遏制地变成了发情的母猪,「咕……」宁荣荣刚张开嘴巴,
从马眼里喷射出来的尿液就开始疯狂倾泻在她的腔内,不停地与腔壁撞击出下流
的「啪啪」声,学生们憋了一节课的膀胱好似有相当大量的积蓄,宁荣荣还没来
得及全部喝下去,尿液就从她的嘴角满溢了出来。

  「哎,话说啥时候有小舞老师的课啊,现在就天天盼着看见小舞老师的锁骨
和大白腿了,真是太性感了!」宁荣荣面前的学生忽然对同伴问道,脸上露出了
向往的色眯眯表情。

  他的同伴却持有不同的看法,撇了撇嘴争辩道:「要看腿当然还是得看朱竹
清老师的啊,又细又长,而且连大腿根部都露出来,偶尔还能看到她的黑丝内裤
呢,我上课的时候都想对着她的骚腿打飞机了!」同伴说罢也露出了淫笑的表情,
与宁荣荣面前的学生边排尿边继续讨论起来。

  「也不知道为啥她们现在都穿得那么清凉了,真是让人大饱眼福啊,早上那
节课听说还有人看到了宁荣荣老师的乳头呢。」

  「不会吧?不过我也听说宁荣荣老师根本就没有戴胸罩,而且上课时还在脸
红地娇喘呢。」

  「哈哈哈哈哈哈,说不定宁荣荣老师就是个十足的骚货呢,真想狠狠地肏她
一遍啊~ 」

  淫靡不堪的话语不停地传入宁荣荣的耳朵,她听着眼前两人的讨论脸色发烫,
没有料想到学生们竟然会对她如此意淫,而且此刻宁荣荣还在发情地喝着他们的
尿液,更是倍觉羞耻,很快她面前的男生将尿液抖干净,然后换上了下一个,才
刚「咕噜咕噜」地喝下大量尿液的宁荣荣还没来得及休息,就只得张大嘴巴继续
为学生们接尿,飞溅的尿液胡乱地拍打在她的脸颊上,有些更是沿着被鼻钩扩张
开来的鼻孔流入进去,呛得宁荣荣渗出了鼻水,脑袋微微颤抖着,眼神也变得迷
离了起来。

  「荣奴还要……还想要喝更多……呀啊啊啊啊啊!!!」变成发情母猪的宁
荣荣下意识地渴求着更多的圣水,羞辱感与背德的兴奋感激烈地冲击着她的身体,
在爽得浑身颤栗的恐怖快感之中她浪叫着从下体里猛烈地鲸喷出水,在学生们面
前羞耻地高潮了。

  被当做便器使用完毕的宁荣荣双目失神,嘴里还不断呢喃着碎碎的淫靡渴望,
浑身上下都已经被尿液淋得湿透,王二狗摁下冲水键粗略地洗了洗,才将宁荣荣
从便斗里抱出来,用厕所隔间里的花洒花了好长时间才给她清洗干净身上的尿骚
味。

  随后清醒过来的宁荣荣被王二狗牵到了学院外一座已经弃用的偏僻牛棚内。
宁荣荣跪在地上,被王二狗用绳子将她的手分别绑在了最上方栏杆的两端,饱满
的雪白乳房也被铐上了乳枷,显得有些向外凸出起来,然后王二狗接着用绳子勒
住宁荣荣的巨乳,勒得像是葫芦般分成三截乳肉,让她的乳房完全得凸成了锥状。

  「这么大的奶子里面应该有不少乳汁吧?每天都榨点儿奶出来喝好了,让你
这头母猪也发挥下奶子的价值~ 」王二狗坏笑着召唤出触手,它的前端带有尖尖
的刺针,毫不留情地扎进宁荣荣的乳穴里面,疼得她瞪大眼睛痛苦地嚎叫起来,
但很快宁荣荣的乳房就肉眼可见地开始鼓胀,从乳穴里面渗出了洁白的奶水。

  王二狗好奇地张开嘴咬住宁荣荣的乳头用力吸吮起来,将她乳房里面的汁水
喝了下去,不多时他眉毛一挑,满足地赞叹了声,更加用力地握紧宁荣荣的乳房,
将里面的奶水挤出来,并用小杯子装起,「没想到荣奴的奶水这么鲜美,让你这
头母猪也尝尝吧~ 」王二狗坏笑着将杯中的奶水倒进宁荣荣的嘴里,她羞红了脸,
但入喉的乳汁却是出乎意料地充满了奶香味,比起宗门里用的名贵牛奶都要好喝
不少,「只要主人喜欢的话,荣奴天天都可以产奶给主人享用……」她低下脑袋
羞涩地说道,为可以给主人带来满足而感到开心不已。

  在之后还没入夜的时间里面,王二狗解开了宁荣荣的束缚,让她自己摸奶指
奸自慰,但是不允许再高潮,要将好戏都留到今晚……

  入夜,史莱姆学院内陷入了祥和的寂静之中,学生们都已经纷纷离校归宿,
或是继续锤炼自己的魂力基础,或是温习早上学来的相关知识,总之夜晚的教学
楼内除了偶尔巡逻的学生以外,就少有其他人了。

  正在巡逻的男学生打着哈欠,又是一个无聊的夜晚呢,毕竟史莱姆学院大陆
闻名,还有好几位封号斗罗坐镇,根本不可能有人胆敢闯入进来。就当他准备下
楼巡视下一层时,忽然听到不远处的教室内传来了轻微的响声,教室内没有灯光,
男学生此时反倒紧张起来,小心翼翼地踱步过去,然后心里默念着倒数三声,猛
地将门推开来。

  「什么人?!」他的背后飘浮着两黄两紫四个魂环,微亮的魂力光芒足以使
他看清教室内的状况,却不由得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惊了,在教室的中央有位女子
正赤身裸体地被绑在椅子上,露出着白花花的浑圆美乳,她的手脚皆被绳索捆住
无法挣脱出来,脸庞被条男式的三角内裤罩着,看起来淫靡到了极点。

  被绑着的女人听到喊声显得十分紧张和害怕,不停地颤抖挣扎起来,正是被
王二狗拘束在椅子上的宁荣荣,她戴着鼻钩,舌头被从腔内拔出来紧贴着内裤的
三角部位,让她不停地吸入上面的尿骚和浓郁的体臭味,光是闻着这味道就让宁
荣荣爽得翻起了白眼,下体湿成一片,高潮连连,陷入了止不住的发情状态之中,
但此时的她却被恐惧给淹没了。

  「唔唔唔唔唔!!」宁荣荣惊惧地摇晃着脑袋,那巡查的学生有些不知所措
地走上前来,伸手将宁荣荣脸上罩着的内裤揭开,露出了下面那张熟悉又陌生的
绝美脸庞,「宁……宁荣荣老师?!怎……怎么会……」男学生瞪大了眼睛,不
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事实,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他呆立在原地,被认出身份的宁荣荣已经害怕得哭泣了出来,自己下贱丑陋
的赤裸样子被人看光,很快学院内的人都会知道原来宁荣荣就是个变态的母猪婊
子。男学生忽然发现绑着宁荣荣的椅子上还留着根注射器和小纸条,他拿起注射
器,里面充满了白色的液体,似乎是男性的精液;而那张小纸条里面则是王二狗
留下来的《母猪宁荣荣使用指南》。

  他呼吸变得十分粗重,再次确定了眼前的女子就是宁荣荣,他不禁激动得浑
身颤抖着,用炽热的色情眼神认真地打量起来,宁荣荣的脸上挂着鼻钩,露出两
个漆黑的羞耻孔洞,乳头上则是戴着两个精巧乳夹,连小腹下方都刻着十分淫靡
的紫黑色淫纹,已经足够说明原来他们尊敬的宁荣荣老师已经沦为别的男人的下
贱性奴了。

  平日里对宁荣荣的崇拜和性幻想此时全部化为了狂热的野兽冲动,男学生脸
上尽是淫猥的表情,他伸手捏住宁荣荣的下巴,仔细端详着那张带着惊恐的美丽
脸蛋,拿起手中的注射器缓缓地靠近过去,「不,不要,快住手啊!!」宁荣荣
马上洞悉了他的意图,哭泣着连连求饶道,然而被兽欲支配的男学生看着她的求
饶样子更加兴奋,激动地狞笑起来:「按照纸条上说的,只要将这个注射到那里,
宁荣荣老师立刻就会变成发情的母猪吧?」

  在宁荣荣绝望的哀求声中,男学生将注射器抵入宁荣荣被鼻钩扩张开的鼻孔
里面,将精液全部推入了进去。「不!不要!」宁荣荣惊恐地瞪大着眼睛,但精
液的浓郁腥臭味道已经涌入了鼻间,霎时间可怕的快感将她的大脑意识全部摧毁,
让她被无可遏制的肉欲给彻底支配了……

  「喂,你这头母猪,给我屁股再晃得大力点啊!」男学生半跪在地上,淫笑
着狠狠一巴掌拍在胯间女人的雪白软臀上,他的肉棒正来回抽插着宁荣荣的小淫
穴,果然如纸条上所说的那样,现在的宁荣荣已经变成了一个渴求男人鸡巴的母
猪骚货。

  宁荣荣吃痛地「呀!」了一声,然后红着脸妩媚地应承道:「是~ 母猪马上
摇屁股~ 求主人继续肏母猪的小骚屄~ 」她俯下身子,极尽妩媚地扭动着屁股迎
合男学生的抽插,两只美目已经爽得瞳孔向上翻起,渐渐泛起了大片的眼白,不
断地发出淫靡的呻吟和娇喘声,男学生边拍打揉弄着宁荣荣的屁股,边不停地用
言语羞辱着她,很快就在宁荣荣的紧致小淫穴里面将精液全部爆发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 」宁荣荣感受到穴里涌入的滚烫浪叫着兴奋至极,一天
积累下来的空虚终于得到了满足,顿时露出了享受无比的表情,男学生淫笑着走
到她的面前,将沾满腥臭精液与透明前列腺液的龟头抵在宁荣荣的鼻间,命令她
用力地吸上面的味道,同时将挂在宁荣荣鼻孔上的鼻钩向上拉起,将她羞人的鼻
孔更加暴露出来,「真是羞耻丑陋的猪鼻呢,宁荣荣老师,给我更加地展现你下
贱的样子啊!」

  宁荣荣拼命地吸着面前的精液臭味,同时学着母猪发出了「哼哼」的叫唤,
然后将两只手比作胜利的剪刀手姿势放在脸颊两侧,小舌也向外吐了出来,展现
出十足的变态痴女模样,「啊……受不了了你这头淫荡母猪……」男学生被眼前
的一幕刺激得下体再次喷射出了精液,刚好全部射进了宁荣荣的鼻孔之中,她立
刻爽得翻起白眼,「哦哦哦哦哦哦!」地浪叫着浑身开始激烈地痉挛,又一次爆
发出了绝顶的高潮,喷得地板上流满了淫水。

  「啊……太爽了……接下来就尝尝这个吧。」男学生对着倒在地上双目失神
的宁荣荣淫笑起来,扶着自己的肉棒开始释放出膀胱里的积蓄,将尿液全部喷射
在宁荣荣的脸蛋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爽啊,我居然在宁荣荣老师的脸
上撒尿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疯狂而愉悦地大笑起来,随后在不知不觉间
忽然失去意识,昏倒在了地上。

  「嘿嘿嘿,现在的年轻人真会玩啊~ 」躲在阴影里观察了全程好戏的王二狗
走了出来,将男学生的记忆全部抹去,然后抱起浑身淋遍了尿液的宁荣荣瞬间消
失在了原地……

  等宁荣荣醒过来后,她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主人的小屋,正躺在地板上,脸
上还带着主人赐予的专属鼻钩,而王二狗正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赤裸着身体的
小舞与朱竹清跪在他的脚边正「吸溜吸溜~ 」地专心给他舔着脚,「主人……」
宁荣荣呈土下座的姿势跪在王二狗的身前,他命令宁荣荣抬起头,欣赏着她满脸
低贱痴态的模样,满意地表示宁荣荣已经成为合格的便器母猪了。

  「过来,主人就奖励你吃肉棒吧。」王二狗嘿嘿淫笑着释放出裤裆里的粗大
肉棒,如今他的三个绝色性奴如果没有十分令他满意,都是没有机会吃到主人的
肉棒的。宁荣荣见状露出了惊喜的表情,跪在他的胯间伸出舌头卖力地舔舐着肉
棒,她闻到上面浓郁的雄性下体臭味,小穴又不禁湿润了起来。

  小舞与朱竹清嫉妒地呜咽着,十分羡慕宁荣荣可以得到主人的肉棒赏赐,于
是纷纷表示也想要接受王二狗的调教,「好好好,以后会把你们都调教成最下贱
的小淫奴的~ 」他摸了摸小舞与朱竹清的脑袋,看着她们淫荡的渴望表情答应道,
这才让两女开心地继续舔起了脚,屋内又再次充满了淫靡的春色……

[ 本帖最后由 ppaaoo 于 2020-9-25 15:51(GMT+8) 编辑 ]从动漫形象看宁荣荣最纯,朱竹清最性感,期待有新作。6没有更新吗引用:
原帖由 stwtzz 于 2020-9-24 14:41 发表
6没有更新吗
楼主,6哪里可以看?没有找到引用:
原帖由 墨水大师123 于 2020-9-24 22:47 发表
楼主,6哪里可以看?没有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