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锈丸<br />字数:6957<br />首发:PIXIV(id=13790069)<br /><br /><br />              人偶-【前篇】<br /><br />  ……<br /><br />       ■■■■■■■■温馨提示■■■■■■■■<br /><br />       ■■■本故事含有针刺、流血、鞭笞等情节■■<br /><br />       ■■■■■■■■纯爱党慎入■■■■■■■■<br /><br />       ■■■■■■■■■■■■■■■■■■■■■<br /><br />   ■■■■■你确定进入下一页吗?■■■■■■<br /><br />  「你做的很好,阿米娅」博士温柔地抚摸着女孩柔软的发顶说道。<br /><br />  「是,博士,可是……」耷拉着兔耳(驴耳?),阿米娅有些踌躇地说道。<br /><br />  「来,把戒指带好了」博士宠溺地牵起女孩的手,开始将十个戒指一只一只<br />地为她带好。<br /><br />  「嗯……」女孩忧郁的眼神停留在自己那双被戴满戒指的手上,有些无力地<br />伸展着自己纤细的手指,身子微微颤抖着。<br /><br />  「你也累了,去休息一会儿吧,回来的时候,别忘记带上该带的东西」博士<br />凑在阿米娅兔耳边叮嘱道。<br /><br />  「是……博士」女孩颤颤悠悠地转过身,走出房门。<br /><br />  博士回在桌前,慢慢拉开眼前黑色档案袋的拉链,一个熟悉的少女,依旧穿<br />着平日里浅绿色的便服,白发凌乱地四散着,深邃的浅绿色瞳孔射来一丝怒意,<br />嘴巴被黑色胶带封住,不住地随着蜷缩着的身子的扭动而发出呜呜声;少女的手<br />被反扣在背后,用缎带死死绑住,脚上则是被两股绳子缠绕着,雪白而富有弹性<br />的大腿被系绳捆得紧紧的,挤出荡人心魄的嫩肉,脚踝上的细绳也牢牢勒住,足<br />上踏着淡棕色的高跟皮靴,一如往常。<br /><br />  「没想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呢,凯尔希」博士平淡地说道。<br /><br />  「唔唔!」少女怒目嗔视着面前的男人,挣扎地更剧烈了。<br /><br />  「能够看到你愤怒的样子,还真是赏心悦目,哦?是想说什么嘛」博士毫不<br />留情地「呲啦」一声撕开凯尔希嘴上的胶带。<br /><br />  「你这个混蛋,到底对那孩子做了什么!?」<br /><br />  「不要激动嘛,这可一点都不像你,我们伟大的凯尔希医生」对于少女的谩<br />骂,博士毫不在意。<br /><br />  「把我绑到这里,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为什么你……要背叛罗德岛!」<br /><br />  「我从来就没有背叛什么,而是你背叛了我,凯尔希」博士突然变得暴怒起<br />来,单手掐住凯尔希雪白的脖颈,仿佛要将她捏碎一般。<br /><br />  「咳咳咳!博士……」缺氧的痛苦让凯尔希不住地扭动身子挣扎着,但她还<br />是强挤出一丝笑容,带着嘲讽的眼神注视着面前的男人。<br /><br />  「你笑得可真难看」博士有些失趣地松手,随后缓缓摘下了面罩。<br /><br />  「彼此彼此」凯尔希看着男人深蓝色的眼睛,忽地觉得失了平日里那般真切,<br />变得捉摸不透起来,她开始有些疑惑了,但是现在可以明确的是,自己已经在劫<br />难逃了。<br /><br />  「你应该知道我要什么东西吧」博士从抽屉里取出一把用源石制成的锐利小<br />刀,边说着,边在手里玩弄着。<br /><br />  「罗德岛的最高权限吗?呵,你应该也知道我是不会交出来的,再者……你<br />想凭那把刀,杀死我吗?」与博士的对话很快让凯尔希变得可怕的冷静,被捆住<br />手脚的她丝毫不占下风。<br /><br />  「会有办法的,凯尔希,你忘了……物质决定意识」<br /><br />  博士轻轻地用食指按住刀背,而后沿着少女的雪颈慢慢划下,一点一点,将<br />淡绿色的便服,连同内里的月白色抹胸,都一并切断,白皙圆润的胸脯裸露出来,<br />随着少女的呼吸一起一伏。<br /><br />  一路划过纤柔的雪阜,开始割开少女贴身的棉质内裤,冰冷的刀刃贴着下身<br />的感觉让凯尔希身子骤然僵住,男人肆无忌惮的手操纵着小刀触及到她敏感的阴<br />蒂……<br /><br />  「嗯、」凯尔希短促的一声轻哼,咬着牙别过头去。<br /><br />  博士并没有因为她的反应而放缓行动,刀刃有条不紊地划过少女纤嫩的花缝,<br />抹胸便衣的裙摆深陷进那腴弹幼滑的腿心处,随即被割裂,一直的,一直的,小<br />刀划过底端,少女白皙的赤裸娇躯,像是被拨开的粽子一般,袒露出来,在灯光<br />下泛着淡淡莹润的辉光。<br /><br />  「呜——」一阵刺痛从脖颈上传来,凯尔希挣扎着,只感觉冰冰凉凉的液体<br />被注入进自己的血液中,流过之处,都变得异常燥热。<br /><br />  「凯尔希医生,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吧,为了你我可是多加了足够的分量」<br /><br />  「混蛋!」少女愤愤然地说道,眼神中非但没有被媚药激起的情欲,反而变<br />得意外清明,尖锐的目光直射过来。<br /><br />  「真是个意志坚强的女人」博士掀开少女被切成两半的的衣物,单手按在那<br />白皙弹嫩的乳房上温柔的揉弄几下,忽地使力捏住渐渐勃胀的嫣红嫩粒,兀自向<br />上提起,少女轻软棉弹的乳房被拉得变了形。<br /><br />  「嗯!」凯尔希咬唇闷哼一声,忍受着乳尖被捏弄拉扯的疼痛感,身体不自<br />觉跟随着男人粗暴的动作而被抬起。<br /><br />  「把权限交给我,凯尔希」博士不带一丝感情地冷冷地说道。<br /><br />  「你做梦!」<br /><br />  「既然这样,那么就让我们赶紧开始吧,我会让你说出来的」<br /><br />  博士将小刀随手丢在一边,将魔爪伸向了少女……<br /><br />  凯尔希双手被麻绳束缚着,高举过头顶,连接着天花板上精致的滑轮。<br /><br />  被划成两半的衣服松松垮垮地挂在少女玲珑妙曼的赤裸娇躯上,仅由脖子上<br />两根橙黑色的细带连接着,其上的宝石挂坠在姣好的锁骨上微微轻晃,摇曳出淡<br />蓝色的辉光——在少女被亮眼的灯光耀得雪白的肌肤上,那被捏得红肿的泛着淡<br />淡紫色淤青的娇嫩右乳,是那样惹人怜爱,却又散发着摄人心魄的美。<br /><br />  博士一下一下脚踩着地上的红色按钮,凯尔希的身体被迫随着吊绳向上升起,<br />直到仅能用脚尖奋力踮起才能保持平衡的高度,按钮的踩踏声才停下来。<br /><br />  「你还真是有一对漂亮的脚呢」博士漫步走向凯尔希,低头看着少女那双纤<br />巧莹润的雪足,她的脚踝被并在一起捆住,十只幼嫩小巧的淡粉色脚趾尽力箕张<br />着,高高踮起的脚尖也不住颤抖。<br /><br />  「你的注意力还真是用在了奇怪的地方」凯尔希用不屑的眼神看着面前的男<br />人,讥讽道。这样被吊起的姿势让她的双手被吊绳紧紧扯住,脚踝处也被并在一<br />起捆住,她只能拼命踮起脚尖来对抗重力,来缓解手部的疼痛。<br /><br />  「你的顽固会让你尝到苦头的,凯尔希」博士横过右脚,踩在少女的脚趾上,<br />力道越发加重。<br /><br />  「唔——!」<br /><br />  凯尔希咬着牙,忍受着脚趾传来钻心般的疼痛,只感觉双脚将要脱力一般,<br />不过男人总算还是抬起脚,径自走到一边,开始摆动着什么。<br /><br />  少女足趾被踩得通红,黑色的颗粒沾染着原本细嫩白净的双足,她仍旧苦苦<br />支撑着身体的平衡,眼神停留在面前穿着白衣的男人身上——看着博士用沾着酒<br />精的棉布仔细地擦拭着一根根细长的银针,凯尔希已经明白,这是接下来对付她<br />所用的刑具,但是,会如何用呢?<br /><br />  她的眼中忽地闪过一阵恐惧,但很快又被坚定的信念所取代,身为罗德岛的<br />最高管理者,她绝不容许自己有任何精神上的怯懦,无论博士施以怎样的刑罚,<br />她都要承受住。她必须承受住。她是罗德岛最后一道防线,没有任何人能够跨越<br />她,包括她面前已无昔日模样的暴徒。<br /><br />  「凯尔希,这是我特地为你准备的玩具,我知道的……你是相当难对付的女<br />人」博士将消毒好的银针揽在手中,重又站在少女面前。<br /><br />  「真是恶趣味的家伙,你把这个,叫做玩具……吗?」凯尔希傲慢地仰头看<br />着身前的男人,对于他的措辞感到些许不满。<br /><br />  在白光灯下,银白色的针在她眼前晃悠着,一滴晶莹剔透的液体凝聚在针尖,<br />滴落下来,恰好落在她光洁纤俏的脚背上,顺着几乎快与地面垂直的高高踮起的<br />双足,滑过泛着淡淡青络的白皙肌肤,钻入嫩红的足趾缝间,杳无踪迹。<br /><br />  凯尔希看着这即将施展在她身上的刑具,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心跳也不受<br />控制地开始加速,再也没有比这种焦灼的等待更让人恐惧的,她更甘愿容忍钻心<br />的苦痛,不过很快她就发现发错了。<br /><br />  「有生命的东西,都会有一个触觉器官,透过皮肤让体内知道痛的感觉……」<br />博重重搓捏着凯尔希雪兔般娇嫩弹软的酥胸,让它在手中恣意变换着各种形状,<br />然后用手箍住一圈白腻的乳肉,一枚银针便毫无阻碍地刺入其中。<br /><br />  「唔!!」胸部传来的尖锐刺痛感让凯尔希睁大眼睛,颤抖着寻求平衡的身<br />子骤然紧绷,双足更加奋力地踮起。她仍旧紧咬着牙关,不至于让自己发出丢人<br />的声音。<br /><br />  「但胸部大多都是脂肪,所以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但是疼痛还是在的不是<br />吗?凯尔希医生」<br /><br />  还没等受刑的少女回过神来,一根接一根的细针,陷入,刺破,插入……接<br />连而来的疼痛感让她条件反射似地仰头,双手紧紧攥着拳头,指甲用力挤入手心,<br />很快猩红的血液便顺着手掌划过纤细的手腕,染红了捆绑在手上的粗质麻绳。<br /><br />  「因为女性的胸部是养育孩子的重要器官,所以,会很敏感,为了激起身体<br />去保护它,就会把强烈的痛感传至大脑」博士捏起少女泛着淤青的右乳,毫不客<br />气将银针扎入其中。<br /><br />  听着男人平静地讲述着她早已熟知的生理常识,凯尔希被迫用另一种残酷的<br />方式重温这些知识,她忽地明白,原来一直以来她的医学理论,同样也可以用来<br />折磨摧残人,是因为久居于罗德岛,而忘记了这些审讯的伎俩了吗?身体和意识<br />的剥离感,让她感到十分不舒服,必须得保证意识的清醒才行!<br /><br />  忍受着针刺的剧痛感,少女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姣好的身躯止不住地轻颤,<br />嘴角不觉渗出一丝鲜血。<br /><br />  「尤其是乳头,让婴儿喝奶的重要部位——是胸部最敏感的地方」<br /><br />  博士耐心地解说着,用力捏住少女因为刺激而勃胀的嫣红乳尖,两根细长而<br />带有韧性的银针交叉着陆续穿刺过去……<br /><br />  「啊啊啊啊!!!」突如其来非比寻常的钻心般的疼痛让少女哀鸣着,少女<br />双足往内一拧,拼命仰头,瞪大眼睛,晶莹的泪水倏尔划过耳畔,白皙的额头上<br />布满细密的汗珠,挣扎着,抗拒着,想要把这痛苦一并抹消掉,仿佛每一微秒都<br />变得那么漫长,那么无休无止。<br /><br />  「凯尔希医生,你终于有点人类的模样了,人类的感情也是很重要的」博士<br />的手指滑过少女清秀的脸庞,又捻住少女左胸的乳蒂,感受着上面细微的褶皱,<br />像是被赋予了单独的生命一般,这颗泛着光泽的小樱桃如风中摇枝吐寒的花蕾,<br />分外惹人怜爱——但是它终究是连接着少女身体的一部分,同样是连结着她痛觉<br />的一部分,冰凉的银针无情地再一次穿透她,针尖溅落几滴鲜血,撒在她细嫩白<br />净的乳肉上。<br /><br />  「你真是……恶魔!」凯尔希苦苦挨受着,仿佛想用大声的嘶吼来对抗如潮<br />水般涌入脑海中的痛感,身子拼命向前拱起,插着二十几根银针的娇嫩乳房在泛<br />着微微血腥味的空气中傲然挺立着,但是却因为这个姿势感受到了银针带来的更<br />强烈的刺痛感。<br /><br />  短暂的颤抖过后,少女脱力般地垂下头,只感觉自己的呼吸更加急促了,连<br />心脏也扑腾扑腾跳个不停,她拼命地,竭尽全力地压抑着肉体上的疼痛带来的精<br />神上的摧残,终于适应了乳尖上这加倍的疼痛感,她不知道接下来这个男人会做<br />出什么样更可怕的行为,但是在这一刻,仿佛是她生命中最为安逸的小憩,她希<br />望时间能便慢一些,稍稍慢一些就行,不然她可能因此失去理智。<br /><br />  「你真是太棒了,凯尔希,我有些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了」博士微笑着捏住<br />少女的下颚往上抬起,压抑着自己无比的兴奋感,尽可能以平静的语气说道。<br /><br />  少女单闭着一只眼睛,微睁着另一只眼睛,被痛苦呛出的泪水湿润了眼角,<br />那泛着水光的如绿宝石般的瞳孔仍然带着坚毅而不屈服的神色。<br /><br />  「只有痛苦才能让你真正感觉到活着不是吗?……看来你深深体会到了这一<br />点」对于少女的沉默,博士只是稍微愣了愣,然后继续着手上的行动。<br /><br />  凯尔希只感觉乳尖被细针轻轻挑弄,很快,她预感到的,从那个方向的穿刺<br />感,骤然传来,痛觉很快就从乳房蔓延开,直窜上心头。<br /><br />  博士硬生生地将银针以完美水平的角度细致地毫无误差地戳入少女已是伤痕<br />累累的嫩乳上,在少女不住颤抖、抽搐的身体上摩挲着,又一次在她另一边的乳<br />房上插入银针——<br /><br />  可怕的感觉瞬间传至凯尔希的脑内,它甚至先于痛感,凯尔希从未体会过那<br />种感觉,在即至而未至的充满未知的恐惧面前,她的意识只游离了一小会儿,博<br />士说的话如浸在水中一样模糊得听不见了,当她被阵阵刺痛感觉完全拖回现实的<br />时候,只感觉一根细针,富有硬度和韧性的针,带着冰凉的触感的针,正抵在她<br />柔嫩的任何人都不曾触碰的阴蒂上,<br /><br />  「不……不要……不要!!!」少女不住地悲鸣着,恐惧地看着身下的男人<br />将银针插入她还被嫩脂包覆着的敏感的肉芽上,少女的身子下意识地后退着,逃<br />避着,无尽的绝望感让她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她拼命摇着头,柔顺的白发四散<br />飞舞,梦境,这只是梦境而已。<br /><br />  无法忍受的剧痛最终还是从身体最敏感最娇嫩的部位传来,那种像是心被撕<br />扯开的更甚于死亡的痛感,使得她甚至还没来得及深深感受,便耷拉着脑袋昏死<br />过去。<br /><br />  少女雪白的娇躯仍然不受控制地抽搐几下,之后便静悄悄地没有动静了。<br /><br />  「看到了平时看不到的模样呢」博士说着,只感到有些烦闷,取出电夹子和<br />电箱摆弄一会儿,然后用夹子夹住凯尔希乳蒂上、阴蒂上的银针,将电压调到合<br />适的功率,拇指一推打开电源。<br /><br />  急窜的电流让少女的身子又是一阵抽搐,但很快少女就咳嗽起来,恢复意识。<br /><br />  电源也被咔嗒一声顺势关掉。<br /><br />  凯尔希只感觉到一种恶心感涌入昏昏沉沉的大脑——刚才,我是昏过去了吗?<br />少女这样想着。缓缓地睁开双眼,看到的是自己的乳房被根根银针插着的景象,<br />水平插入她乳尖内的银针上夹着铁质的架子,电线一直连接到放在不远处的电箱<br />上,她已明白,这噩梦依旧未曾结束。<br /><br />  她只感觉到周身传来的痛感,麻痹感,还有如蚂蚁叮咬的细微快感接踵而至,<br />随即她的意识便逐渐清晰起来,什么液状的物质正从她的腿心不断涌出,她无奈<br />地夹着双腿,但根本抑制不住那温热的液流在她腿上的流淌。<br /><br />  随即她便知晓这液体的源头,她愤愤然地闭目,侧过头去,避开那个向自己<br />走来的男人的目光,无尽的屈辱涌上心头。<br /><br />  金黄色的尿液从尿道口簌簌地流出,沿着凯尔希赤裸修长的双腿流淌下来,<br />在棕红色的木板上留下一大滩水渍,因为轻微的电击而产生的失禁,再也正常不<br />过,但是少女原先变得惨白的脸颊因为这一幕而骤然染上绯红。<br /><br />  「已经失去痛感了吗?就这么失禁了可不行」博士走到凯尔希身前蹲下,用<br />食指粘上一些金黄色的液体,起身把手凑到她脸畔。<br /><br />  「你!哼!」男人的话语让她十分羞恼,现在只要一面对他,自己的情绪就<br />会有不小的起伏,凯尔希心中闪过这样一丝念头,不由得一惊。<br /><br />  博士对少女拥有更多人类的反应而感到欣喜,他越来越迫切地想要看到她更<br />多的表情,他的呼吸起伏不定,他想要继续着手她的实验了,他对她很满意。<br /><br />  男人的手指按住原先插在少女柔嫩阴核上的银针针尾,带着上面的电夹子一<br />齐往少女体内推去。<br /><br />  「疼……疼!疼!!!!!」随着下身敏感的小肉芽传来的剧痛,凯尔希只<br />感到身上的痛感倏尔被全然激活一般,很快就蔓延着全身,她禁受不住地呻吟着,<br />重新找到平衡的双足拼命内扣,晶莹的眼泪不停地划过俏丽的脸颊,很快不断用<br />来的疲惫感都快要将痛觉都淹没了。<br /><br />  博士就在此时,推高电压再一次打开了电源开关。<br /><br />  「啊啊啊啊啊啊啊!!!!!」凯尔希瞪大眼睛,在如同地狱般的苦痛中徘<br />徊的电击感让她禁受不住地一次又一次心悸,刚刚恢复意识的她,又一次,双目<br />失去光泽,脑袋一歪,昏死过去。<br /><br />  少女白皙酥红的足尖骤然失去力量,尽管妙曼的娇躯仍在电流中抽搐着,但<br />是失去平衡的少女如同妩媚的女鬼一般,雪滑的足背随着吊绳而在地板上摩擦着,<br />轻晃着,活生生像一个制作好的精美人偶,散发着荡人心魄的,淫靡的,血色的,<br />凄美。<br /><br />  开关瞬间被关上。<br /><br />  但是博士很快就消沉地低下了头,对于自己错误地增加了10毫安的电流而<br />感到后悔,他有些愤怒地想要去摔什么东西,但是手边并没有可以去摔碎的物品。<br /><br />  对于让凯尔希失去意识这件事,博士感到很自责,他越是想着,越是焦躁地<br />在房间内来回踱步,终于,停在了原先放黑色档案袋的桌子前,从抽屉里翻弄着<br />什么,很快便取出了一根硬质皮鞭。<br /><br />  「又得……重新开始了……」男人的目光灰暗下来,沮丧地走到失神的少女<br />面前,举起皮鞭抽打着少女赤裸的身躯。<br /><br />  少女敞开两侧的衣物被鞭打得支离破碎,唯有那两根橙黑色的系带颤颤悠悠<br />地拉住衣服破碎的「骨架」,才不至于让衣物从少女身上滑落,但无论如何,那<br />已经不能算作是衣服了,它更像是挂在这具漂亮木偶上的复古饰品,微飘,摇荡。<br /><br />  随着博士越来越疯狂地鞭挞,少女雪白姣好的躯体上,红痕密布,随着男人<br />一次又一次地甩落皮鞭,急剧的摩擦从白皙的肌肤上甩出鲜血,但是博士还是不<br />停地,不停地,鞭笞着面前的少女,希望疼痛再度让她清醒过来……很快他就意<br />识到自己的方法近乎愚蠢,他重又沮丧地伫立在原地,手上握着的皮鞭滑落下来,<br />啪嗒一声掉在地板上。<br /><br />  「啊啊啊啊啊啊,已经没有知觉了」博士哀嚎着,无力地背靠桌子,耷拉脑<br />袋,陷入了沉思……<br /><br />                ∑∑<br /><br />  啊这,故事应该没有太阴暗吧……<br /><br />  希望不会有太多错别字,上一篇错别字多得就离谱导致我都懒得编辑了。<br /><br />  换了新的风格?唔写起来好累呀,不管怎么说H还是很重要的,这个故事大<br />家就当只有前后篇吧,标题随便取的,前头也有提示,不会真有纯爱党看到这里<br />了吧???后篇很快就会更新出来,故事可能稍微「治愈」一些?还差大概5,<br />6k字的样子(我、我就写了500字开头……)要是没人看的话就不更了(??<br />_ ?)毕竟也只是浅尝辄止而已。<br /><br />  过去的H情节已经大量重复了,许多剧本也只能烂在心里,创作取决于想象<br />力,写多了感觉只剩下插入——射精了,必须得有所改变才行,(?′ω` ?)<br />我想要将每个故事以不同的视角,不同的身份展现出来,这次也不可避免地用了<br />第三视角,第一视角可太有罪恶感,我就一写小说的而已,锅都让刀客塔去背吧。<br />熟悉故事背景也花了好长时间,原作的故事……一言难尽……啊啊啊啊憋了一个<br />月憋出这么点东西,我在赣神魔?!<br /><br />  无论如何,喜欢的话就点个赞吧???你的每一个赞都会给作者续上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