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路过的毛玉<br />字数:7384<br />首发:PIXIV(id=12323792)<br /><br /><br />  「欢迎欢迎。」<br /><br />  暴行把今天博士请来的斯卡蒂小姐请到了会客室的沙发上,略带着红晕的双<br />颊让这一个好友的斯卡蒂有些迟疑。斯卡蒂不知道为什么这一位博士的助理会出<br />现这种情况,她只能尽量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一位博士上。<br /><br />  「您就是斯卡蒂小姐吗?」博士轻轻的问道,这只是客套话,博士自然不可<br />能不知道这一位是斯卡蒂。<br /><br />  「是的,我的博士听闻你的求援后将我派驻到你方,三天。这三天时间,请<br />多指教了。」<br /><br />  斯卡蒂说完之后,背着她那一把重若千斤的巨剑离开了会客室,被早已待在<br />门口的阿米娅领去了她这三天将要居住的寝室休息去了。<br /><br />  而博士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一边插着暴行的后穴一边思考着不知道是什么。<br /><br />  严格来说,这一位博士并不是好人,他的助理暴行经历过他的调教之后,已<br />经成为了没有他的操弄就活不下去的发情机器了。每天博士都发泄大量的精力在<br />暴行身上,如果哪一天暴行的小穴里没有博士精液的话,那一定是博士睡了一整<br />天。<br /><br />  满脑子性欲的博士把自己的目标对准今天刚来的好友的斯卡蒂,不管怎么看,<br />斯卡蒂身上那暴露的大腿内侧,灰白的长发和红瞳,都让博士的性欲大开。<br /><br />  这样想着,在暴行的娇吟声之中,博士把自己浓厚的精液射进了暴行的后穴<br />之中,让暴行的的肠道充满了他浓厚的精液。<br /><br />  「放心好了,你很快就会多出一个同伴,我的母猪暴行。」<br /><br />  博士摸着暴行的耳朵,顺带给暴行的后穴带上了一个肛塞,来防止精液流出<br />来让别人察觉到。<br /><br />  做完这些之后,博士离开了会客室,暴行从后穴高潮的余韵之中恢复过来之<br />后自然会回到她的工作岗位,如果她不回,三天之内她是不要想得到博士肉棒的<br />临幸了。<br /><br />  「是时候找华法琳要点药了。」<br /><br />  博士随意的说着,走向了华法琳在的医疗室。<br /><br />  博士打开门进去,里面的华法琳正被掉在中央的手术台,绳子紧紧地绑住华<br />法琳的身躯,让其不得动弹,带着口球的小嘴无法呼喊,只能轻声呜咽,甚至连<br />眼睛都被眼罩蒙上,她的眼睛看不到一丝光明。<br /><br />  开门的声音让华法琳被绑住的娇躯轻轻地颤抖了一下,然后又沉寂了下去,<br />只有华法琳的口水滴落在地板上的声音清晰可闻。<br /><br />  「哟,母狗华法琳,看起来你很享受啊。」博士谨慎地把医疗室的门关上并<br />且反锁,他可不喜欢在做爱的时候被人打扰,被谁都不行。<br /><br />  听到是博士的声音,华法琳立刻激动了起来,绳子都因为她的动作左右摇晃<br />了起来。<br /><br />  「安静点,不然你别想再喝到我的精液。」<br /><br />  博士略显冷淡的声音让原本闹腾的华法琳立刻安静了下来,只有绳子仍旧在<br />摆动。博士满意地点了点头,华法琳的调教已经到了收尾的阶段,差不多和暴行<br />一样了。<br /><br />  博士把吊在中央的华法琳慢慢地放了下来,慢慢地解开束缚着华法琳的绳索,<br />取掉了早已满是华法琳口水的口球,在做完这一切的瞬间华法琳把自己的唇送到<br />了博士嘴边,却被博士阻止了。<br /><br />  「你似乎不懂规矩啊,华法琳。」博士冰冷的话语打碎了华法琳的希望,<br />「没有我的允许,你可以随随便便亲上来吗?」<br /><br />  华法琳慢慢地退了下去,十分惶恐地说道:「抱,抱歉,主人,我,我太着<br />急了。」<br /><br />  「看在你是第一次犯的情况下,就不惩罚你了,现在该做什么你自然是知道<br />吧。」<br /><br />  博士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重新恢复活力的肉棒,华法琳瞬间明白了博<br />士的意图,轻轻地握住博士的肉棒。<br /><br />  「华法琳。」<br /><br />  「在……主人。」华法琳小心的舔弄者博士的肉棒,细嫩的舌尖每一次舔弄<br />博士的冠状沟,都把深埋在里的精垢卷在她自己的嘴里。<br /><br />  「如果让你研究两种药物,一种是强效的催眠药,另一种是成瘾性极高的药,<br />你大概多久能研究出来?」<br /><br />  「主人,哧溜,是在小看我吗?」华法琳把那些精垢伴着口水吞咽进了自己<br />的胃之中,然后把博士整个龟头含在嘴里,用着不清不楚的声音回复着博士,<br />「这种药物我知道很多,而且也能搞定。」<br /><br />  「干的不错。」博士主动起身,往自己身下狠狠地摁下了华法琳的头,肉棒<br />直接无视了华法琳娇嫩的小舌,一路畅通无阻地直插进了华法琳的喉咙。<br /><br />  华法琳还算聪明,舌头并没有停下来,反而是舔舐着肉棒,口腔收缩着,脸<br />颊都凹陷了下去。这样的刺激下,博士终于放松了精关,汹涌的浓精顺着华法琳<br />的食道一直滑到胃。这一次射精持续了整整一分钟,在博士肉棒退出来的时候,<br />华法琳还像一个尽职尽责的吸精机器细心的将马眼里残留着的精液一滴不剩地吸<br />了个干干净净。<br /><br />  博士抖了抖自己的大枪,有些意犹未尽地穿上了裤子,他可没忘今天晚上才<br />是重头戏,做好充足的准备。<br /><br />  「别着急喝下去,张开嘴让我看看。」博士这样命令着华法琳,华法琳不敢<br />反抗,乖乖的张开了她的嘴。<br /><br />  因为大部分精液都是直接射到华法琳的胃里,所以现在华法琳的嘴里只有一<br />些白浊沾染在红艳的舌头上,看起来色气满满。<br /><br />  博士满意的点了点头,用一旁的手术刀轻轻地划开手指,滴了两滴令华法琳<br />朝思暮想的博士的血液,不过现在应该和博士的精液并列朝思暮想?<br /><br />  获得了最想获得两样东西之后,华法琳已经彻底成为了博士最忠诚的泄欲机<br />器,这个时候就算是博士让她成为一个妓女,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执行。<br /><br />  血液和精液混合带来的感觉,不禁让华法琳呻吟出声,如果博士摸到华法琳<br />的小穴,会感受到华法琳的小穴已经在不间断的分泌着爱液了。<br /><br />  「享受完了吗?现在把那些药拿出来吧。」<br /><br />  华法琳这才回过神来,她把她的主人忘在原地:「抱,抱歉主人,不过我有<br />一个更好的办法,这样制作的药效会比我刚刚说的更好,只不过这种办法需要主<br />人你的精液。」<br /><br />  博士点了点头,沉思了一会淫笑着说道:「就按照你说的做吧,只要你做的<br />好,我就拿出一天时间把你射到失神。」<br /><br />  晚餐的食堂之中,斯卡蒂安安静静地吃着自己的晚饭,是很常规的一饭一菜<br />一汤。和平时不一样的是,现在她的对面正坐着的并非她的博士,而是这一位博<br />士的助理,暴行。<br /><br />  不过虽说是想监视一样,但是斯卡蒂没有从这之中感受到任何的恶意,这眼<br />神更像是看待同伴的眼神。这让斯卡蒂松了口气,毕竟如果那些『不可名状』的<br />玩意侵入到这里,她可不想面对一记背刺。<br /><br />  「暴行助理,这三天的作战计划您的博士有做什么准备吗?」<br /><br />  「啊?作战计划?有的,斯卡蒂小姐你放心好了。」<br /><br />  看着这一位助理拍着胸脯说有计划,斯卡蒂不禁松了口气,她已经习惯了有<br />计划作战的好处,既然这一位博士有计划,那也不用她操心了。<br /><br />  「那么,斯卡蒂小姐,今天没有什么其他问题了,如果你现在想回去休息也<br />是可以的。」<br /><br />  「嗯。」斯卡蒂难得感受到了一丝困倦,不知道这情况是陌生环境下令人熟<br />悉的饭食还是暴行在食堂的关怀所影响。于是斯卡蒂匆匆应了一声暴行的话语,<br />就离开了这一个略显吵闹的食堂。<br /><br />  当然,斯卡蒂不知道的是,食堂中博士那包含深邃欲望的双眼,没有离开她<br />的周身范围,就像一只鬣狗盯住了可口美味一般。<br /><br />  「华法琳,好好祈祷一下你的东西有用吧,不然你三天不要想要喝到我的精<br />液了。」<br /><br />  博士用着食堂任何人都听不见的声音自言自语,远在医疗室无聊地吸食着血<br />袋的华法琳突然感到一股恶寒朝她涌来,让她打了个哆嗦。<br /><br />  临近深夜,罗德岛已经变得静悄悄的了,就算那些平时吵吵闹闹的干员这时<br />候也知道该好好休息了。就在这夜深人静的环境下,两道黑影出现在了斯卡蒂的<br />门前。<br /><br />  轻轻地滴声,借给斯卡蒂居住的的小型宿舍就这样被打开了,里面漆黑如墨,<br />但是一想到斯卡蒂姣好的身材,博士咽了口口水,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br /><br />  昏黄的灯光照亮了这一间简朴的卧室,而斯卡蒂就躺在床上,清晰可闻的呼<br />吸声回荡在房间之中。博士深深吸了口气,让跟在她后面的暴行关上门。<br /><br />  华法琳的药物让斯卡蒂陷入了深沉地睡眠,如果是正常的安眠药,华法琳自<br />然要多分量,但是博士吩咐了只要隐蔽,不管是否安全,华法琳就愉快的把她最<br />新研制的镇静药以高浓度的剂量掺入了斯卡蒂汤种。这镇静药不仅只有安眠作用,<br />华法琳为了保护她最爱的主人的安全,服用这个药的人还会丧失大部分的战斗力。<br /><br />  似乎是博士的动作太大了,又似乎是暴行关门的声音惊醒了斯卡蒂。斯卡蒂<br />迅速地从床上翻下来,想要拿起自己的大剑,却发现自己的手绵软无力,根本拿<br />不起自己的大剑。<br /><br />  「是你?!」<br /><br />  斯卡蒂的厉喝并没有让博士停下,他仍旧迈着自己的步伐靠近斯卡蒂,这也<br />让斯卡蒂的心第一次开始慌乱起来。以往就算遇到那些『不可名状』怪物,斯卡<br />蒂的身体也是她的保障,但是现在最让她安心的身体却不听使唤。<br /><br />  「不要靠近我!我的身体可是充满着灾祸,靠近我是会惹来灾祸的!」<br /><br />  这话听起来颇有一种色厉声茬的感觉,斯卡蒂之前对她的博士也是这样说的,<br />尽管他们两的关系已经亲如恋人,但是斯卡蒂仍不希望自己的博士被自己招来的<br />灾祸所伤害。<br /><br />  但是这一位博士可不是这点东西就能吓退的,他直接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br />出了在裤子里就胀的厉害的肉棒。<br /><br />  「说那么多,越说我越想干你了,过来,舔我的肉棒。」<br /><br />  斯卡蒂听着这话,疲软的身子完全没有动弹的意思,但是博士脱下裤子散发<br />出来的精垢味道,让斯卡蒂没什么动静的小穴突然蠢蠢欲动起来。<br /><br />  「你做了什么?!」<br /><br />  斯卡蒂紧紧地咬着牙关,但是那令她有些迷醉的精垢味越来越近,越近一分,<br />斯卡蒂的小穴就湿润一分,就像是斯卡蒂自己的身体在渴求着肉棒一样。<br /><br />  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斯卡蒂用着自己最后的力气,跪坐在博士的身前,<br />拥着满腔怒火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博士,但是手和嘴却没有停下来,慢慢地舔舐着<br />博士的肉棒。很可惜的是,上午华法琳把精垢舔食得太干净了,斯卡蒂能享受到<br />只有华法琳剩下来的残羹剩饭,完全不能满足她的欲望。<br /><br />  博士享受着斯卡蒂生涩的口交,示意一旁的暴行把她手上的针管拿过来。这<br />一管药剂和斯卡蒂服用的药剂是差不了多少的,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一针管不会<br />再让斯卡蒂陷入睡眠的状态,只会让她对于博士的精液更加的沉迷。<br /><br />  斯卡蒂沉浸在博士的肉棒之中,根本没有察觉到暴行的靠近。斯卡蒂用着自<br />己的小舌扫荡着博士的包皮沟,试图从其中搜寻一些『好吃的』,但是一无所获<br />的她显然已经被精液的味道迷惑住了,把博士的龟头吃了下去,口腔慢慢地收缩<br />着,想要从博士的肉棒中榨出精液来满足她的需求。可惜的是这些动作对于博士<br />来说都是些司空见惯的操作,生涩得不行的操作也不能给博士带来更多的快感,<br />博士也不想继续下去了,直接让拿好针管的暴行把这大剂量的药剂直接注射进斯<br />卡蒂的体内。<br /><br />  伴随着药剂推入斯卡蒂的血管之中,斯卡蒂的呼吸变得愈发的急促和灼热,<br />面颊上的怒火也消解,慢慢地转化为一种一眼就能看懂的渴求。<br /><br />  这种渴求伴随着令人发麻的欲望本能,深入到斯卡蒂的大脑之中,甚至抑制<br />住了斯卡蒂的思考,想要让其变为只会求爱的野兽。<br /><br />  很显然,斯卡蒂已经抵挡不住这一股欲望,她在迷醉,博士身上那愈发浓重<br />的精液味让她忘乎所以,她迫不及待的想要一尝。<br /><br />  药剂发挥着它应有的作用,斯卡蒂的动作愈发小心,轻柔,她可不想把眼前<br />这能给她带来迷醉的肉棒消失。斯卡蒂的舌头细细的搜寻着,但却都是无功而返,<br />斯卡蒂只好不断地舔舐逗弄着马眼,希望博士能射出来。<br /><br />  虽然斯卡蒂的服务博士却并不满意,习惯了暴行的口交,斯卡蒂这拙劣的口<br />交可不会让他射出来。<br /><br />  暴行也发现了这一点,于是轻轻地拍了拍斯卡蒂的脑袋,和斯卡蒂一起跪坐<br />在博士肉棒前面。<br /><br />  「斯卡蒂妹妹,你这样口交是不行的。」<br /><br />  说着暴行轻轻地舔弄着博士的睾丸,而手轻轻地撸动着博士的肉棒。斯卡蒂<br />似乎察觉到了暴行是在帮助她,吐出了口中的肉棒,和斯卡蒂做着一样的事情。<br />暴行舔弄了一会睾丸,就停下了撸动,顺着博士的肉棒用自己的嘴和斯卡蒂配合<br />着挤压博士的肉棒,食指轻巧地触碰着博士的龟头。<br /><br />  这可比斯卡蒂单独舔弄给博士带来的快感爽的多,毕竟暴行早已熟悉了博士<br />的身体,在这双重压力之下,博士终于放松了自己的精关,把自己大量的浓精射<br />到了暴行和斯卡蒂的脸,头发上,给她们两人上了一个奇特的妆容。<br /><br />  斯卡蒂的理智似乎还没有恢复,闻到了精液的气味就扑了上去,一点一点地<br />将射在暴行脸上的精液舔掉到嘴里。暴行可不乐意,博士的精液可是她最喜欢的<br />食物,就这样被抢她可不会坐视不管,于是她也反过来把斯卡蒂脸上的精液卷入<br />自己的嘴中。<br /><br />  这一副淫靡的场景自然让博士的肉棒再一次勃起,让博士的淫欲蠢蠢欲动。<br />暴行的身体素质比不上斯卡蒂,就算是被药剂弱化过的斯卡蒂,也轻松把暴行压<br />倒在地。<br /><br />  现在斯卡蒂挺翘的屁股毫无防备地暴露在博士的眼前,内裤勾勒出浑圆的形<br />状让博士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如果说暴行的优点在于她的巨乳,华法琳的优点<br />在于她的口技的话,那斯卡蒂的优点毫不犹豫的说,就在于她浑圆的屁股。<br /><br />  博士把手放在了斯卡蒂的屁股上,略有弹性的手感让博士有些欲罢不能,不<br />过比起斯卡蒂的屁股,博士的重点在于斯卡蒂早已被蜜汁泛湿的小穴。<br /><br />  想也没想,博士把自己沾满了唾液的肉棒直接插入了了斯卡蒂已经被蜜汁润<br />滑过的小穴。斯卡蒂的身体本能的感受到了异物的入侵,紧紧地收缩着,但是收<br />紧的小穴只会让博士感受到舒适,从而抽插的更厉害。<br /><br />  「噫,呜……」<br /><br />  斯卡蒂现在连正常的声音都无法发出,药剂让她的神智趋于混乱,但是这强<br />行将她的小穴扩张的肉棒还是带给了她一种感觉,奇妙的感觉借着精液的味道深<br />深地印刻在了斯卡蒂的大脑之中,挥之不去。<br /><br />  暴行配合着博士的动作拉开了斯卡蒂的睡衣,让斯卡蒂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之<br />中,小巧可爱的乳头早已在轮番的刺激下遵循身体的本能傲然挺立着。暴行毫不<br />犹豫的把其中一粒小巧的乳头放在了自己混杂着口水和精液的口中,用力的吮吸<br />着斯卡蒂的乳头。而另一个乳头被博士以趴在斯卡蒂背部的姿势狠狠地抓握在手<br />中,博士用着自己的手肆意的改变着斯卡蒂的乳房形状,软嫩的乳肉无论如何变<br />化都逃不出博士的手掌,只能被博士不断地刺激。<br /><br />  「啊……呜」<br /><br />  趴在斯卡蒂背上的博士继续抽插着斯卡蒂未经人事的小穴,却遭到了斯卡蒂<br />小穴更加剧烈的收缩,不过这并不能阻止博士的动作。每一次抽插,博士都观察<br />着斯卡蒂那已经趋近于本能的表情,从而寻找斯卡蒂的G点,在数次尝试之下,<br />博士发现了斯卡蒂的G点,开始对着斯卡蒂的G点发起一波又一波的撞击。<br /><br />  「嗯……噫嘻!」<br /><br />  快感在斯卡蒂脑子里打着转,不过想来这股快感也不会转太久,抽插起来愈<br />加顺滑的小穴分明再告诉博士继续下去。<br /><br />  伴随着博士的一声低吼,博士的肉棒在斯卡蒂得最深处爆发了自己的浓精,<br />满满的浓精顺着博士和斯卡蒂的交合处满满的滴落在暴行的肚子上,形成了一个<br />精液小水洼。斯卡蒂在博士的射精下泄了出来,因为药物和快感的互相作用,斯<br />卡蒂终于在这一场精液的盛宴之中,昏厥了过去。<br /><br />  轻轻地啵一声,博士把自己的肉棒从斯卡蒂的小穴中拔了出来,一张一合的<br />小穴让博士看入了迷,让暴行有些不满。<br /><br />  博士轻轻摸了摸暴行的耳根,舒缓了她的不满,对于已经成为自己的人来说,<br />博士可是会满足其大部分要求的。<br /><br />  暴行舒服地眯起了眼睛,享受着。<br /><br />  斯卡蒂的大脑有点疼痛,她有些记不清楚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只有一个<br />奇怪的味道和奇异的感觉深深地蚀刻在她的大脑里。<br /><br />  在这疼痛之中,斯卡蒂也做不到继续躺着了,她想起来找找水喝一下,缓解<br />一下自己的大脑的疼痛。可惜的是,斯卡蒂一起来,映入眼帘的是博士一人,在<br />看到博士的一瞬间,她的头更加疼了,伴随着头疼的还有昨晚那些模糊不堪的记<br />忆变得清晰可见,随便翻找就能看到昨晚她自己的丑态。<br /><br />  斯卡蒂一把抓过依靠在床边的巨剑,把这把剑架在了博士的脖子上。<br /><br />  「想清楚点,你剑下去了,可就不能再享受到这个味道了。」<br /><br />  博士轻轻地摇晃着手中的瓶子,瓶子里散发着斯卡蒂无法抗拒的味道,那是<br />博士精液的味道。<br /><br />  「咕……」斯卡蒂的喉头滚动了一下,这熟悉的气味给斯卡蒂的欲望开了门,<br />差点让斯卡蒂的手松开了对剑的控制。<br /><br />  「你可悠着点。」博士翘起了二郎腿,把斯卡蒂手中的剑视若无物,顺带还<br />解开了自己的裤拉链,把自己的肉棒暴露在斯卡蒂的眼前。只要斯卡蒂转动一下<br />她的大剑,博士的肉棒就会伴随着破空声落下,变成软肉。<br /><br />  但是斯卡蒂没有动手,她想动手,但是脑中那奇妙的感觉和奇怪的味道不断<br />地刺激,挑逗着她,心中的愤怒和欲望相互矛盾,一个促使着斯卡蒂下刀,另一<br />个却让斯卡蒂臣服。<br /><br />  「如果你放下手中的大剑,求着我操你的话,我就让你成为我的肉便器怎么<br />样,每天一次哦。」<br /><br />  博士的声音带着足够的诱惑,斯卡蒂手中的大剑慢慢地放下了,正好,博士<br />乘胜追击把手中早已准备好的精液沾上一点,然后强硬地塞入斯卡蒂的嘴中,顺<br />便还玩弄起斯卡蒂的小舌。<br /><br />  斯卡蒂原本闻着气味还能忍耐得住,在博士把他的精液塞入她的嘴中时,她<br />的防线就彻底崩溃了,精液的味道彻底的充斥在了斯卡蒂的大脑,让她无法思考。<br /><br />  「操我……」<br /><br />  身体的本能让斯卡蒂的嘴自然而然的动了起来,说出了她不曾说出的近乎于<br />舍弃所有尊严的求爱话语。<br /><br />  「嗯?我的肉便器,说的也太小声了点吧,大声的宣布我会奖励你的哦。」<br /><br />  博士在斯卡蒂鼻子边晃荡着他略带着腥味的精液,这让斯卡蒂的理智被她脱<br />缰野马般的欲望彻底封锁,成为伪装时才放出来的囚徒。<br /><br />  「操我吧,求你了……博士。」<br /><br />  一股难以言喻的舒爽感觉从博士的脚底涌到他的头顶,而斯卡蒂也是彻底放<br />弃了自己应有的自尊,直接想要把博士手中的瓶子夺下来将里面的精液喝下去。<br /><br />  「那你应该叫我什么呢。」<br /><br />  博士把手中的瓶子举高,玻璃制的瓶子会在这个高度掉落,然后摔个稀巴烂,<br />虽然博士挺想看到斯卡蒂像只狗一样在地面上舔着他的精液,但是那是在不耽误<br />正事的前提。<br /><br />  「主人,操我吧!狠狠地操我吧!」<br /><br />  自暴自弃的声音在博士的办公室回响,博士满意的点了点头,捏住了斯卡蒂<br />的下巴,慢慢地用着把那些精液一点一点地喂食到斯卡蒂的嘴中。<br /><br />  浓烈的精液味让斯卡蒂不禁想起昨天的那一场盛宴,她就像一只追求欲望遵<br />循本能的野兽,而现在,她就是。<br /><br />  斯卡蒂吃光了所有的精液之后爬上了床,向着博士打开了自己的双腿。<br /><br />  「操我吧主人,狠狠地操弄我,把斯卡蒂的肚子射的满是精液吧。」<br /><br />  …………<br /><br />  「斯卡蒂,去支援那一位博士的人怎么样。」<br /><br />  「还算不错吧。」斯卡蒂心不在焉的回答着她的博士的话语,心底却想着的<br />是她的主人昨天晚上和她疯狂做爱的事。想到这里,斯卡蒂觉得自己子宫里满满<br />的精液又要翻滚起来了。<br /><br />  「没事吗,斯卡蒂?」<br /><br />  「没事的,」斯卡蒂微微扶住帽檐,遮住了她已经偏红的脸庞,「之后那个<br />博士会再联络博士你的,我先去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