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路过的毛玉<br />字数:8562<br />首发:PIXIV(id=11862380)<br /><br /><br />  爱,是什么?<br /><br />  博士拿着手中的药瓶。<br /><br />  虽然丧失了记忆,但是制药这种东西,只要努努力,原先的手感完全可以通<br />过不断的练习找回来。<br /><br />  这一瓶,成瘾性极强的药物就是博士的手笔。一般来说,这种药物大多是禁<br />品,但是以博士的手法,做出这种药品的方法数不胜数,罗德岛有恰好是制药企<br />业,博士在这之中获取原材料简简单单。特别是博士为了不被凯尔希和华法琳看<br />出端倪,特意分开了几份来获取这些药物。<br /><br />  博士做这一瓶的目的在于,他有着想要得到的人。<br /><br />  暴行。<br /><br />  如果说每个人都有一个天使的话,那么对于博士来说暴行就一定是博士的天<br />使了,正因为如此,博士希望暴行成为他的。<br /><br />  仿佛是下定了决心,为了得到暴行,也为了释放心底漆黑的欲望,博士把这<br />一小瓶液体连带着一个注射器揣进了兜里。<br /><br />  到了办公室,博士就看见了担任着自己助理的暴行正在开心地拿着拖把打扫<br />着办公室。<br /><br />  「中午好,博士,不过睡到中午才起床的习惯很不好哦。」<br /><br />  暴行笑眯眯地向着博士打着招呼,对于博士来说,暴行似乎一直是这样笑着<br />向所有人打招呼,这种致命的温柔吸引着博士,让博士心中黑暗的想法疯狂的滋<br />生。<br /><br />  「啊,我下次会改的。」博士温和地回应了暴行的话语,但是换来的却是暴<br />行鼓起来的脸颊。<br /><br />  「博士你老是这样说,但是从来没有改过!」暴行用着手指戳着博士的脸,<br />手指的温度透过脸颊传到到博士的脑中,「下次再不改就别想吃我做的蘑菇派了!」<br /><br />  「一定改一定改,千万不要让我吃不到暴行你做的蘑菇派啊!」<br /><br />  「哼哼~」暴行高兴地哼起了歌,教训完博士的她继续打扫着办公室。<br /><br />  博士松了口气,坐到了他的办公桌上,然后看似无意地说道:「说起来,暴<br />行你还没专门做一次蘑菇派给我吃呢?」<br /><br />  「博士想一个人专享一个蘑菇派?不行哦,至少要和我一起不是吗?」<br /><br />  原本以为引诱计划失败的博士,又被暴行后面的话弄得停止了伸向口袋中针<br />管的动作。<br /><br />  「那今天晚上怎么样,我宿舍里还是有一些食材的。」<br /><br />  「如果博士愿意的话,当然可以。」<br /><br />  暴行带着微笑看着博士,博士低下了头颅,但是表情有些阴郁,过了一会,<br />阴郁的表情彻底转化为即将获得暴行的狂喜。<br /><br />  博士的房间并不大,看上去很小的样子,暴行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博士的房间。<br /><br />  「没想到博士的房间竟然是整整齐齐的啊。」暴行想也没想,直接躺上了博<br />士的床上,过了一会才想起自己还要帮博士做蘑菇派来着,又连忙从床上蹦起来,<br />翻找起厨房里的冰箱,发现冰箱里的确有着蘑菇派的备用食材。<br /><br />  就在暴行准备着蘑菇派的时候,博士取出轻巧的针管,抽取小瓶之中的药液。<br />博士看着手中针管稳稳地,慢慢地抽取小瓶之中的药液,却没有任何的手抖,他<br />现在的心早已被漆黑的欲望所吞噬,迟疑,只会让动作变得迟缓。<br /><br />  抽取一毫升药液,博士用了两分钟。<br /><br />  「博士,蘑菇派做……好了哦……」<br /><br />  暴行瘫倒在博士的怀中,脖子上还插着博士刚刚用来吸取药液的针管。<br /><br />  『是……博士?』暴行迷迷糊糊看见了博士的兜帽,和博士的手。<br /><br />  过了不知道多久,冰冷的背部触感将暴行从昏迷之中唤醒,但药物却仍旧作<br />用在暴行的体内,让现在的暴行迷迷糊糊的用着自己半睁半闭的眼睛找寻着博士<br />的身影。<br /><br />  『找到了……』虽然最后见到的博士,现在这种状况明显也是博士所为,但<br />是暴行,理所应当的提不起一丝的脾气。<br /><br />  她是暴行,理所应当地注视着她的妹妹阿米娅和在她身边的博士,却意料之<br />外的喜欢上了陪在阿米娅身边的博士。<br /><br />  在博士消失那一段时间,自称为阿米娅姐姐的暴行却表现得比阿米娅更为糟<br />糕。<br /><br />  暴行她逃避了。<br /><br />  她逃回了雷姆必拓,然后在阿米娅救出博士之后,又像个没事人一样回来了。<br /><br />  在恋爱这个战场上,暴行已经把她所有的筹码输掉了。在这之后,暴行就决<br />定了,无论是自己的爱恋,还是博士主动的表白,她都会拒绝,然后以一个姐姐<br />的身份,看着阿米娅和博士。<br /><br />  守望所爱之人与至亲之人的爱恋,是一件无比撕心裂肺的事情。<br /><br />  『博士……在靠近?』暴行朦胧之中看见的博士慢慢靠近着她,一双大手握<br />住了暴行那一对玉乳,博士的掌心让暴行的乳头感受到了一丝冰凉的快感。(注:<br />兔子的体温要比人类高一些。)<br /><br />  有着D级别的玉乳就在博士的手中肆意的变换着形状,因为视觉和听觉的模<br />糊而导致暴行的触觉变得异乎常人的敏感,恰到好处的揉捏,刺激着暴行的敏感<br />地带,就像是一个地狱,无情地俘获着触觉无限放大着的暴行,在这种情况,就<br />算是一些痛感也会转化为暴行身体的食粮,进而转化为令人难以自持的快感。<br /><br />  暴行迷迷糊糊的大脑,在这种刺激之下慢慢地变得清醒。<br /><br />  但是暴行已经无法在遵守约定了,巨量的快感和被博士玩弄这个事实相互叠<br />加,侵蚀着暴行的大脑。<br /><br />  左边乳房的手突然一转,摸上了暴行灰色的兔耳的耳根。<br /><br />  暴行的脸变得酡红起来,耳根完完全全是暴行的敏感区域要是再……<br /><br />  博士像是知道了暴行所惧怕的东西一样,手顺着耳根和头发,慢慢地滑到了<br />暴行的脊背。<br /><br />  博士慢慢地划过暴行的脊背,像是在享受着暴行这一道美味的菜肴。<br /><br />  暴行完完全全放松了限制,她对于自己和博士进行这种舒服的行为完全没有<br />抗拒,她非常的期待着博士能够继续这种行为。<br /><br />  就在暴行要呻吟出声的时候,博士停下了他的动作,解开了束缚着暴行的铁<br />链,抱着暴行来到了另一个地方。<br /><br />  暴行现在坐在三角木马上,尖锐的角抵在了暴行的私处和菊穴,微微的痛感<br />被药物异化成快感,双腿被固定在这个三角木马的左右两侧,双手被绑固定在上<br />方同时被绳子绑着。<br /><br />  『这里是……博士的房间,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暴行想不明白,博<br />士也没准备让暴行想明白。<br /><br />  博士拿起了放在一旁的鞭子,因为是情趣用品而不是拷问道具,所以鞭子虽<br />然有很多的分支,但分支上没有任何铁质物体。<br /><br />  拿起了鞭子的博士狠狠地将鞭子甩在暴行的屁股上,因为药物异化痛感的缘<br />故,这如火烧一般的痛感变成让人忍不住呻吟出生的快感。<br /><br />  暴行呻吟了出来,被卡着的小穴开始躁动,慢慢地发挥着自己的职责,分泌<br />着蜜汁润滑着饥渴的小穴。<br /><br />  博士听见了暴行的呻吟,更加性奋了,打在暴行屁股上的鞭子频率更快了一<br />些,让暴行呻吟的声音更加大声了一些。<br /><br />  很快,暴行原本白嫩的的屁股已经布满了红印子,博士每一次的的鞭子,都<br />是给予暴行无与伦比的快感。其实在中段的时候,药物的作用就已经消散的差不<br />多了,但是暴行已经迷恋上这种感觉了,迷恋上药物,迷恋上鞭子,同时,也更<br />加迷恋博士了。<br /><br />  正因为是这些都是博士带来的,所以暴行才会迷恋上,如果这一切事情的行<br />动者不是博士,暴行一定不会像现在如此的顺从。<br /><br />  暴行从一开始就放弃了抵抗,就算博士想要把她变成奴隶,也没有任何反抗<br />的意思。<br /><br />  每一次落在暴行屁股上的鞭子,小穴就多泛滥一分,湿润的蜜汁让整个三角<br />木马都变得粘稠。<br /><br />  「博士……插进来吧,我的小穴,想要博士的肉棒……」<br /><br />  暴行再也抵挡不住这股袭来的快感,主动开口哀求着博士的肉棒,这让博士<br />变得更加的性奋,继续挥舞着手中的鞭子,暴行就这样在三角木马之上泄了出来,<br />蜜汁飞溅到地面上,在昏暗的灯光下,就像夜空中的星星。<br /><br />  在暴行泄了之后,博士就慢慢地把暴行放了下来,让暴行的兔子尾巴对着他,<br />而暴行自己勉强扶着地面不至于瘫倒下来。<br /><br />  「插进来吧博士……」<br /><br />  博士听到这句话,并没有把肉棒插进来的意思,他把脸靠近暴行的小穴,一<br />点一点,慢慢地舔舐暴行小穴附近皮肤沾染的蜜汁。<br /><br />  博士的手紧紧地握着暴行丰满的大腿,很快,博士的欲望就不止在暴行的小<br />穴了,他顺着大腿的根部慢慢地用舌头清理着,时不时还用力地咬一下。做完之<br />后,才意犹未尽地用着肉棒对准暴行的小穴。<br /><br />  但是博士没有着急插进去,他拿起了一根蜡烛对准了暴行的菊穴,从细长的<br />那一端,一点一点地往里塞。<br /><br />  蜡烛的烛心上的棉线挠动着暴行的肠道褶壁,而不自觉收缩的括约肌夹紧着<br />蜡烛,暴行又怕夹断蜡烛,只能放松括约肌,让蜡烛毫无保留的进入菊穴。<br /><br />  博士又取来第二根蜡烛,和第一根蜡烛不一样的是,博士慢慢点燃了第二根<br />蜡烛,蜡烛在慢慢地燃烧,蜡油在蜡烛顶端慢慢的聚集,然后,滴落在暴行娇嫩<br />的皮肤之上。<br /><br />  一滴接着一滴,热辣的灼烧感侵蚀着暴行的大脑,而令暴行奇怪的是,她的<br />感觉是难受和疼痛,但是也拥有着令暴行难以言喻的快感。<br /><br />  不过比起这个快感,和之前那种沉浸在迷雾之中的快感差得远了,暴行想要<br />体验之前那种感觉。<br /><br />  「博士……能不能,让我再体验之前的……」<br /><br />  博士瞬间了解了暴行的打算,他翻找着裤兜,找到了那一瓶药液,用手指沾<br />染了些许,塞进了暴行的嘴里,然后粗暴地玩弄着暴行的舌头。<br /><br />  暴行对待这些行为坦然接受,就像一个玩具一样,在得到了那些上瘾的药液<br />之后,这种行为更甚,成为了一个瘾君子的模样。<br /><br />  「虽然早在一开始就做好心理准备了,没想到这药有这么强的药效……」<br /><br />  暴行的大脑再一次模糊起来,但是这一次的模糊没有第一次那么强烈,可能<br />是因为口服的缘故吧。<br /><br />  「博士……拜托了……插进来吧,我再也……受不了了……」暴行第三次的<br />请求终于换来了博士的行动,博士把蜡烛放在了一边,抓住了因为鞭子的鞭打而<br />变得通红的屁股,对准暴行早已泛滥成灾的小穴,插了进去。<br /><br />  暴行的小穴给予博士的感觉是,紧致,因为并没有经历过人事的缘故,博士<br />想要在暴行的小穴之中猪突猛进的时候,遇到的就是重重褶壁的阻拦。而且就算<br />肉棒突破了褶壁的阻拦,也会被紧致的小穴吸的动弹不得,小穴用力地挤压着博<br />士的肉棒,想要在此时就让其缴械投降。<br /><br />  博士不动声色地用力拍打暴行的屁股,疼痛转化为快感,暴行的小穴因为快<br />感一松,被博士直接突击到子宫口。<br /><br />  博士没有停手,手一直在打着暴行的屁股,屁股原本密密麻麻的鞭印渐渐的<br />被巴掌印所替代。<br /><br />  一巴掌接着一巴掌,再加上下体充盈的快感,暴行呻吟的越来越大声,也越<br />来越想要博士开始抽插了,现在这种不上不下的状态让暴行变得越来越饥渴。<br /><br />  「博士,快一点!快一点动啊!」<br /><br />  说着暴行想要靠着自己的动作来完成抽插,但却被博士按住了屁股,无法做<br />出扭动屁股的动作。<br /><br />  「想要吗?暴行……」<br /><br />  博士的耳语轻轻地在暴行的耳朵旁边响起,还被轻轻地吹了口气。<br /><br />  暴行没有一丝迟疑,点起了头,两只耳朵还轻轻地拍打在了博士的脸上。<br /><br />  「那,做我的母猪怎么样,我会一直让你这么舒服哦,还有这个药。」<br /><br />  博士轻轻地沾起一点药液,粗暴的塞进暴行的嘴里,搅动着暴行的口腔,玩<br />弄着暴行的舌头。<br /><br />  等到博士抽出了他的手指之后,沉溺在药液之中的暴行想也没想就回应了博<br />士。<br /><br />  「好……所以……博士,快点动吧!」<br /><br />  「什么博士,要叫主人!」博士慢慢地开始抽插了起来。<br /><br />  「好……好的,主人!」<br /><br />  抽插的快感,药液带来的迷幻感和屁股热辣的疼痛,三者同时让暴行送上了<br />极乐之巅。<br /><br />  伴随着博士射精之后,暴行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昏睡了过去。<br /><br />  第二天,暴行迷迷糊糊地从博士的床上醒来,像是往常一般,想要去厕所解<br />决一下所有的人起床都会有问题。<br /><br />  但是暴行一进到卫生间就被博士擒了个正着,那暴露在外面的玉乳再一次被<br />博士抓了个正着,不断改变着自己的形状。<br /><br />  「我亲爱的母猪暴行,就这么饥渴的来找你的主人了吗?」<br /><br />  暴行轻轻地娇喘着,乳头被博士掌握,玩弄,这不由得让暴行想起了昨天的<br />事情,药物致使的狂乱让暴行和博士成功突破了那一层阻隔,虽然暴行感觉对不<br />起阿米娅,但是她却没有丝毫的后悔。<br /><br />  「这么快就有感觉了呢,不愧是母猪啊。」<br /><br />  这样说着,博士狠狠地拉了一下暴行的乳头,瞬间的痛感和乳头被揉捏的快<br />感交织在一次,暴行完美地在博士的面前失禁了,黄色的尿液洒满卫生间的瓷砖<br />上。<br /><br />  「是不是变得想要了呢?真遗憾,现在可不行,因为要到上班时间了。」<br /><br />  暴行眼睁睁地看着博士走出了卫生间,只好慢慢地起身,把现场清理干净之<br />后准备去办公室,但是却发现,她的内裤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博士留下来<br />的纸条。<br /><br />  『昨天晚上的蘑菇派很好吃,可以的话下一次再帮我做一下吧。』暴行甜甜<br />的笑了起来,这句话看起来就像是博士不好意思在暴行的面前说出这一件事一样。<br />不过还没有完,还有一句话在后面,暴行继续读了下去。<br /><br />  『你可爱的内裤在我口袋里,今天就尝试着不穿内裤吧?~,我可爱的母猪,<br />这是主人的命令哦。』暴行有些无奈,也有些高兴,但是这些事都无法分享,只<br />能穿起她的衣服,慢慢地朝着博士的办公室走过去。<br /><br />  微冷的空气伴随着风轻轻地掠过暴行的裙底,然后又悄悄地分出一缕慢慢地<br />拂过被黑丝包裹住的小穴。<br /><br />  暴行脸红地打了个激灵,这一身服装是她在不执行任务的时候的穿着,如果<br />说为什么这么穿的话,可能是暴行本身也希望能够吸引一下来自于博士的注意力<br />吧。<br /><br />  现在暴行意识到了自己的裙子到底是有多短了,这还只是微风,要是风大一<br />些估计真的就要暴露了,不过就算这样,暴行也不敢快步前行,动作稍微大一些<br />就有走光的风险。<br /><br />  等到暴行亦步亦趋,来到了博士的办公室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9:30了,<br />以往都是博士拖到这个时间,现在却是她。<br /><br />  「博士,我来了。」<br /><br />  避免自己走光让暴行有点身心俱疲,不过能见到已经接受自己的博士,暴行<br />的疲劳就缓解了大半。<br /><br />  博士点了点头,把文件放在了一边,示意暴行走过来,来到他的身边。<br /><br />  博士的办公桌挺大,上面乱七八糟地放着博士要处理的文件,不管是莱茵生<br />命的实验室检查或是黑钢国际的训练请求,都被汇总到了博士的办公桌上。<br /><br />  不过博士处理的并不多,他更像是一个发号施令的存在,而且比起处理这些<br />事,博士更擅长的是战场上的指挥。<br /><br />  暴行乖巧的来到了博士身边,作为博士的助理,自然是要帮助博士处理这些<br />事,不过博士想的并不是这些,他直白的开口。<br /><br />  「暴行,帮我口交吧。」<br /><br />  暴行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当博士重复第二遍的时候,暴行明白自<br />己没有听错。<br /><br />  暴行高兴地跪在博士面前的时候,博士又制止了她。<br /><br />  「我亲爱的母猪,如果这样口交的话,岂不是一下就被其他人发现了?」<br /><br />  暴行也发现,如果博士侧着坐的话,很容易就被怀疑和发现,所以,如果想<br />要口交的话,就必须要背对着门口在办公桌下隐藏自己的身形。<br /><br />  暴行顺从地蹲进了博士办公桌里,慢慢地脱下了博士的裤子,作为听话的奖<br />励,博士又用手指沾了一些药液塞进了暴行的嘴里。<br /><br />  迷幻感又一次弥漫在暴行的大脑,一根暴行最爱的肉棒就横梗在暴行面前,<br />自然而然,暴行遵从着自己的本能攀上了博士的大腿。<br /><br />  「刀客塔,在吗?」<br /><br />  阿米娅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如果是正常状态的暴行,肯定会吓一跳,然后很<br />有可能停下自己的动作,但是现在的暴行是更加痴迷于博士肉棒的母猪暴行,而<br />非正常暴行,她仍旧用她的唇靠近博士的肉棒。<br /><br />  然后慢慢地从中端开始舔舐,一点一点地清理博士的肉棒。<br /><br />  「是阿米娅啊,有什么事吗?」博士温和地回复着阿米娅的问题,而下半身<br />正被暴行服务着。<br /><br />  暴行用着自己轻巧的小舌舔舐着博士的肉棒,细细的清理着肉棒的根部,没<br />错,暴行准备从肉棒的根部慢慢地进军,一点一点地攻占到马眼。<br /><br />  博士理所应当地享受着,一只手压着暴行的兔耳,另一只手慢慢地抚摸着暴<br />行的兔耳根部,然后再一次顺着暴行的脊背抚摸着。<br /><br />  暴行舒服的眯起了眼,然后舔舐的更加卖力。<br /><br />  「暴行姐姐在哪啊,昨天她并没回到宿舍啊?」<br /><br />  博士淡定地回复阿米娅的疑问:「没事,昨天暴行去我的房间帮我做蘑菇派,<br />之后太累了就在我的宿舍睡着了,现在应该还在睡着。需要的话我可以把我宿舍<br />的ID卡给你,让你去看看暴行。」<br /><br />  说着,博士前倾了一下身体,摸到了暴行那一个小小的兔尾巴,揉弄了起来,<br />暴行轻呼一声,微小的声音没能被阿米娅捕捉到。<br /><br />  阿米娅松了口气,摇了摇头:「既然博士你这样说,那一定没有问题。等一<br />下暴行姐姐到办公室之后通知一下暴行姐姐,加工站的值班已经轮到她了。」<br /><br />  「好,我会通知暴行的。」<br /><br />  「哧溜。」<br /><br />  暴行发出的口水声在办公室里回响,阿米娅带着疑惑的目光看着坐在办公椅<br />上的博士。<br /><br />  「刀客塔,你刚刚听见了什么吗?」<br /><br />  「是我吸口水的声音,」虽然表面淡定的解释着,但是内心已经冷汗连连的<br />博士以最快的速度找了个理由,「我想到了昨天暴行做的蘑菇派,暴行做的蘑菇<br />派的确非常好吃呢。」<br /><br />  「对!暴行姐姐做的蘑菇派的确非常好吃。」<br /><br />  说着,阿米娅自己也吸了口口水,看样子是被自己想象到的画面馋到了。<br /><br />  暴行的进攻已经到了博士已经勃起的肉棒前端了,暴行把博士的龟头含在嘴<br />里,慢慢地挑逗着马眼,一下又一下。<br /><br />  博士勉力支撑着,向着阿米娅问:「还有什么事吗,阿米娅?」<br /><br />  「没有了,博士你继续工作吧。」<br /><br />  说完,阿米娅离开了博士的办公室,而博士也总算忍不住把暴行的头狠狠地<br />往自己的胯下摁去,顿时,浓稠的精液顺着肉棒灌入暴行的食道,三秒过后,暴<br />行用嘴吸出了马眼里最后的精液,如获至宝一般,吞咽了下去。<br /><br />  暴行的药效已经过去了大半,现在的暴行已经恢复了清醒,她都为刚才的自<br />己感到一丝羞耻,但是也不会违抗博士的命令。<br /><br />  「真棒,可是之前差点暴露这件事可不能这样算了,在晚上之前,好好忍着。」<br /><br />  暴行的耳朵耷拉了下来,有些失望地回应了一声之后就慢慢地去往加工站了。<br />暴行自己可没忘记她需要去加工站值班这一件事,早在几天前帮博士处理文件时<br />就看见了。<br /><br />  但是现在暴行的状态并不适合看着加工站啊,没穿着内裤的下体已经把裤袜<br />浸湿了大片,幸亏暴行穿着的的裤袜比较厚,如果不仔细观察是看不出什么问题<br />的。<br /><br />  凉飕飕的风拂过暴行的下体,被爱液浸湿的裤袜没能给其起到保温作用,这<br />让暴行感到不太适应,于是看在走廊上没人,她迅速地来到了加工站。<br /><br />  她慢慢地坐在加工站的椅子上,加工站的桌椅是正常的办公样式至少能遮住<br />下面,不至于让暴行坐下去都不行。<br /><br />  暴行很难受,被博士挑起的情欲可没有那么容易平息下去,但是她同时又期<br />待着遵从博士的命令之后会得到什么样的奖励。<br /><br />  小穴慢慢地蠕动,没有肉棒的抽插让暴行空落落的,现在的暴行,只能回忆<br />着昨天晚上的时光。但是越想,躁动就越不可能平息,小穴的爱液浸湿裤袜的范<br />围也越来越大。<br /><br />  「好想要博士的肉棒……」<br /><br />  暴行这样低声念叨着。<br /><br />  「暴行姐,你把这一百二十份初级技巧概要加工一下。」<br /><br />  「知道了,玫兰莎。」<br /><br />  暴行有气无力地回应玫兰莎的话语,但是暴行可以的举动让玫兰莎有些担心。<br /><br />  「暴行姐,没有问题吧?」<br /><br />  「没,没问题没问题。」暴行没想到玫兰莎会突然询问,连忙打起精神来,<br />看见暴行恢复了恢复了状态,玫兰莎没有再多问什么。<br /><br />  「那我先行离开了,暴行姐。」玫兰莎礼貌地道别之后,偌大的加工站也只<br />剩下暴行一个人。<br /><br />  技巧概要这种东西不是普通人能够加工的,所以一般是干员加工,这也是加<br />工站并没有多少人的原因。<br /><br />  不出一小时,暴行就把技巧概要加工完毕了,然而工作并没有能够缓解暴行<br />的情欲,相反,满脑子想着做爱时工作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的暴行愈发渴望肉棒<br />起来。<br /><br />  就这样,暴行慢慢地结束了她第一次欲求不满而又不得释放的一天。<br /><br />  在结束工作后,暴行第一时间就返回了博士的房间,在没有博士允许之前,<br />暴行不敢穿起内裤,运气不好的话可是会继续被放置着。<br /><br />  原本面部带着点思索表情的博士在看见暴行在等待着他之后,瞬间散去思索<br />的表情,把自己的手伸进了暴行裙下,并没有摸到内裤,爱液倒是沾了不少。<br /><br />  「不……博士不要,会被阿米娅看到的。」暴行小声地在博士的耳边说着,<br />但是却没有做出抗议的动作。<br /><br />  「叫主人。」<br /><br />  博士狠狠地捏了一下暴行的玉乳,然后打开了自己宿舍的房门,带着暴行进<br />了他的宿舍。<br /><br />  在关上门之后,暴行就从背后抱住了博士,暴行的玉乳狠狠地挤压着博士的<br />脊背,让博士有些眩晕。<br /><br />  虽然是博士对暴行放置,但是同时博士自己也在放置自己,想着暴行姣好的<br />身材却为了让暴行更听话而不能吃,博士自己也憋得难受。<br /><br />  「我亲爱的母猪暴行,你应该知道吧,擅自行动是不被允许的呢!」<br /><br />  博士反过来抱住了暴行,扔到了床上,这一次博士没有再去搞什么奇特的玩<br />法,只是单纯的扑到了暴行的身上,掀起了暴行的裙子,从衣服旁伸进去握住暴<br />行的玉乳罢了。<br /><br />  博士没有想要使用药物,反而是用着自己的嘴去攻占暴行的唇,笨拙的舌头<br />伸进了暴行的嘴里,和暴行的小舌缠在了一起,唾液也互相交换,博士和暴行忘<br />我地接吻着。<br /><br />  博士的手在暴行的衣服之中绷出一个形状,但是这手正在肆意的抓捏着暴行<br />的玉乳,时不时还夹住暴行的乳头,拉扯着。<br /><br />  深吻了五分钟,博士快要透不过气之后才停了下来。<br /><br />  拉链被暴行的手在不知觉的时候打开了,博士的肉棒已经暴露出来,而暴行<br />自己的裤袜,也被她自己在小穴那撕出了一个口子,一张一合的小穴,就等着博<br />士的肉棒进入了。<br /><br />  「我爱你,主人。」<br /><br />  博士的耳边轻轻传来暴行的细语。<br /><br />  一个月之后,虽然只是罗德岛体系内自行举办的婚礼,但是罗德岛内的人都<br />知道这一场博士与暴行的婚礼。<br /><br />  「博士?差不多要去证婚了哦。」门外传来阿米娅的声音,提醒着在更衣室<br />里的博士和暴行。<br /><br />  「好,我和暴行马上去。」<br /><br />  这样说着,博士在暴行的子宫里射出了他的精液,然后再塞入一根自慰棒防<br />止射入子宫的精液溢出来。<br /><br />  现在的暴行一对乳头挂着类似于耳环的环状物,一个环内壁还刻着属于博士,<br />另一个环则刻着母猪暴行。<br /><br />  因为暴行还未从刚刚的射精缓过来的原因,博士帮着暴行拉上内裤,让胸衣<br />重新包裹住暴行丰满的乳房。<br /><br />  「来吧,我最爱的暴行,成为我的母猪妻吧。」